疫情下湖北中小学在线教学精细画像

2022年7月25日14:27:55疫情下湖北中小学在线教学精细画像已关闭评论
摘要

付卫东 周威摘?要:对疫情期间湖北省5942所中小学及117个教育行政机构进行在线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教育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在线教学前期准备工作较充分,在线教学平台及资源选择多样化,在线培训内容多种

    付卫东 周威

    

    

    

    摘?要:对疫情期间湖北省5942所中小学及117个教育行政机构进行在线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教育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在线教学前期准备工作较充分,在线教学平台及资源选择多样化,在线培训内容多种多样。但存在不少问题:平台社会化,教学专用功能缺失;教学资源众多,但针对性不足;基础设施仍是硬伤,跨平台操作影响体验;教学主体信息化水平不足,严重影响教学效果及满意度;家校共育貌合神离,学生心理生理均受影响。发展建议:加紧优化布局在线教学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建设在线教学优质区域资源及校本资源;推进在线教学平台建设及监管;大数据驱动个性化在线学习;不断提高教学主体信息化素养。以期通过多方联结,共同构建优质的在线教学生态,促进学生的个性化成长。

    关键词:疫情; 在线教学; 中小学教学

    中图分类号:G650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5-5995(2020)07-0004-08

    自2020年1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因防控需要,教育部下达了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倡议各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认真做好“停课不停学”工作,积极开展在线教学[1]。在线教学是指以网络为媒介,以各类直播、社交软件为平台,师生之间开展远程教与学的新型教学方式,是互联网+教育的产物,是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2]。在线教学创新了教学发展的组织模式,交互模式,是构建数字化学习及终身学习的重要一环。湖北省作为抗疫主战场,遵循“科学合理、融合创新、优质共享”的原则,统筹优质教育资源,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切合疫情防控和学业要求,为全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学生提供优质的在线教学服务,实现“师生不聚集、停课不停学”的目标[3]。为全面了解湖北省在线教学的效果,我们对湖北省中小学及教育行政部门开展大规模在线问卷调查,全面了解湖北省中小学在线教学的现状及问题,并对未来在线教学的发展提出相应建议与展望。

    一、问卷发放及基本信息

    本次调研回收有效学校问卷5942份、教育行政部门问卷117份。学校问卷人员职务主要构成有:校长16.3%、副校长17.3%、教务主任17.8%、信息化主任及其他学校职能部门人员5.5%、教师20.8%、党务行政人员1.2%,以及德育处、后勤管理处、安全处、教科处、科研处、人事处等职能部门人员共1253人,占比21.1%,教育行政部门样本均为各地教育局工作人员。在学校类型上,本次调研对象工作单位主要集中在小学、初中,总占比达80%。学校规模上,300人以下占20.1%,300-800人占20.3%,801-1500人占26.0%,1501-3000人占22.2%,3000人以上占8.4%。在学校地区上,农村学校样本占比25%,乡镇占比29%,县级市占比19%,地级市占比9%,省会城市占比18%,所采集样本分布均匀,具有较好的代表性和说明性,具体数据如表1。

    二、疫情期间湖北省中小学在线教学的现状

    (一)疫前信息化教学程度参差不齐,部分中小学在线教学常态化

    对各校教育信息化程度的调查,主要是对疫前各学校开展信息化教学基本情况进行调查,包括是否设置专门教育信息化教职岗位、已使用的信息化系统、是否建立校本资源库以及电子备课、线上教研开展情况,等等。经统计分析,有67.4%参与者表示学校有专门教育信息化教师,56.7%表示本校设有校本资源库。关于电子备课和线上教研的情况,61.6%表示已常态化开展,33.7%表示不经常开展,仅有4.6%没有开展。由此可见,信息化教学在多数学校已成为常态,但开展程度参差不齐。信息化系统的选择使用情况如图1所示,使用教育教学信息系统、家校通系统、学生管理系统较多,对办公自动化系统、图书馆信息系统使用较少。

    (二)教育主管部门高度重视,积极安排中小学在线教学

    在对地方教育主管部门进行的调研中,99%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基层学校组织开展了“停课不停学”的在线教学活动,仅有1%的受调查者表示地方学校未开展在线教学活动,98%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开展了教师培训工作。23.33%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2月9日之前就开展了在线教学,65%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2月10日开始进行在线教学,大部分地区都按照正常的开学时间进行在线教学,小部分地区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及调整,也及时开展了在线教学,极少地区未开展在线教学;对学校教师的调研中,94.5%的教师表示学校对在线教学进行统筹安排并制定方案,79.7%的学校参与者表示学校组织了各学科开展在线教研,确定教学内容,76.9%表示遴选了适合本校的教学资源和教学平台,89%受访中小学教师表示在疫情中开展了教师培训,这表明各校对教师培训的重视。有关培训内容,主要涉及平台操作(89.2%)、家校互通(79.5%)、在线教学设计(68.6%)、资源制作(59.1%)、自我心理调适(54.9%)。可见,平台操作和家校互动是疫情期间在线学习的主要准备工作,也是开始在线学习的基本前提条件。此外,学校也为家长和学生提供了较为广泛的在线支持服务,占前三位的分别是为学生和提供电子教材(91.1%)、学习平台使用指南或说明(83.0%)、提前一周提供课表(82.8%)。总的来看,各级学校均对教育部“停课不停学”倡議做出积极响应,高度重视在线教学工作,并进行积极筹备,总体开展情况良好,极少数地区学校未开展在线教学活动。

    (三)在线平台及资源丰富多彩,政府和社会的平台和资源各有千秋

    各地区在线教育资源及平台的选择各有千秋,教学资源的选择主要集中于三大手段:教师自制资源(64.0%)、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59.4%)、省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49.4%)。同时,中国教育电视台(36.8%)、网络收看的中国教育电视台(35.7%)、广电网络有线电视(33.8%)、区域统一组织师资特别录制的资源(34.7%)、校本资源(38.8%)也在本次“停课不停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线上直播教学平台使用上看,QQ群使用占比最大,87.39%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学校内采用QQ开展直播。85.71%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会使用钉钉作为直播教学的主要方式,71%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地区内学校使用微信群语音或视频作为教学主要方式,60.50%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会通过各级教育云平台开展直播教学,此外,腾讯会议、会畅、雨课堂、ZOOM的使用率分别为58.82%、2.52%、0.84%以及0.84%。就调查数据看,各地区直播教学使用的APP较为集中,以主流的社交及办公软件为主,专业化教学平台的使用占有率较低。

    (四)在线教学方式多种多样,教学内容以语数外为主导

    疫情期间,在线课程的形式较为广泛,教师直播教学、线上答疑辅导、根据现有资源组织教学、推送电子材料及其他资源、作业提交与批改、家校沟通等均全面涉及。在线课程科目的开设,语文、数学、外语,占绝对优势,总占比均高达90%以上。其他课程,如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文理科目,均占比30%以上。值得关注的是,体育与心理健康教育课程,在本次在线教学过程中,开设程度超过各文理科目,达一半以上,仅次于语数外,在对教育主管部门的调研中,100%的主管部门表示课程内容包括防疫教育,97.48%的地区课程内包含心理健康教育,可见疫情背景下的在线学习,各校高度重视心理健康教育。总的来看,疫情期间各地教育活动有序开展,形成了以课程教学与复习为主,囊括体育、防疫教育、生命安全、心理健康、爱国主义、劳动、理想信念教育为辅的综合教育体系,从多个方面开展育人活动。

    (五)教师在线教学培训开展良好,培训内容各有特色

    教师在线教学培训的安排上,117个受调研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区域内有安排教师开展各类培训,占样本总量的98%,即绝大部分地区都开展了针对在线教学的教师培训。还有2个教育主管部门表示未开展教师培训,占样本总量的2%,仅有极少数地区未开展线上教学培训活动。在线教育学科科研开展方式社会化明显,微信、QQ、钉钉等大众通讯工具的使用占比67.2%,应用市区级提供的专业教研平台的学校仅占比18.7%,学校专门引进企业教研平台仅占8.1%。

    三、疫情期间湖北省中小学在线教学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在线教学平台社会化,部分教学专用功能缺失

    教职工对在线教学的认知情况中,对在线教学应用平台是否能满足需求进行了调研,结果发现:有65%的学校参与者表示平台仅能满足部分需求,认为完全满足需求的仅占比23%,不满足但采取改进对策的仅占11%。80.8%学校参与者认为平台缺少远程学习的监控功能,无法远程监督和管理课堂纪律。平台使用不流畅,不能承受大量学生同时上课,以及互动功能不强等,也成为了重要问题之一。在线教学活动不同于其他的线上交流活动,需要教与学双方之间进行良性互动,实时开展信息交互,确保教学内容能够正确及时地传达至学生脑中,以实现教学与育人功能。在线教育绝不是传统的学校教学内容和管理流程在网上的直接搬迁,教学平台作为“线上教室”,是在线学习发生的基本条件,对组织教学活动的开展,确保学习活动的真实发生,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突发性的在线教学需求中,在线教学平台大多采用较为成熟的社会化平台,专用于教师教学的部分功能明显缺失,“在线教室”中“教具”的不足,无疑会影响师生在线教学体验。

    (二)在线教育资源众多,但针对性和实用性不足

    在在线教育资源和平台的建设上,62%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本辖区内暂未建设自有服务平台,主要教学平台为国家及省级教学资源服务平台。38%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已建设自有的教育服务平台。61%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有組织地区内优质师资录制课程,而39%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辖区内未组织优秀教师统一录制教学资源。总的来看,自制在线教学资源的地区占比较少,大多数地区依靠上级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进行在线教学。受调研学校认为,在线资源主要有三个方面缺陷:现有在线资源缺乏个性化,现有在线资源数量较少,现有资源类型比较单一。教学资源是在线教学活动正常开展的基石,同样也是在线教学得以升华的重要保障。面对海量的教学资源,其质量稂莠不齐,教师不知如何筛选使用,陷入了结构性资源缺失的窘境[4]。为保障教学正确性,往往使用省级或国家级较为权威的课程资源,千篇一律的教学资源,忽视了各地区以及学生个人的独特需求,与个性化教学背道而驰。因此,各地区面临着着教学资源众多,但针对性不足的尴尬境地。

    (三)基础设施仍是硬伤,跨平台操作影响学生在线学习体验

    如表2所示,教育行政部门统计的教师反馈问题中,排在第一位及第二位的问题均关乎在线教学基础设施。93.28%地区的教师曾反映过网速慢,导致课堂卡顿、掉线等问题,93.28%的教师曾反映部分学生家庭不具备网络学习的条件。基础设施分为硬件设施及软件设施,网络、电子设备等为在线教学中的硬件设施,教学平台等为软件设施,设施的薄弱是影响在线教学规模及质量的基础性问题。一方面师生能够调动的基础设施有限,调查显示,72%的教师使用手机授课,而教学平台诸多功能仅支持PC端,势必为教师在线教学带来不便,另一方面,网络的不稳定及在线教学平台的缺点使得在线教学面临诸多困境。此外,由于各类教学平台教学效果存在差别,教师往往会选择其自身偏好的教学平台,学生甚至面临着几门课就要使用几个平台的窘境,严重影响学生在线学习体验[5]。

    (四)教学主体信息化水平不足,严重影响教学效果及满意度

    在线教学主体包括教育管理者,教师,学生及家长。信息素养的缺失,是疫情期间在线教学面临的又一现实问题。主要包括:第一,教育管理者通常年龄偏大,在学校发展规划中易忽视信息化建设,在疫情期间的工作安排及规划上,未能从长远视角规划学校信息化发展。第二,教师信息化素养不足,超过70%的教师此前未开展过在线教学活动,在线教学初期面临着焦虑不安的情绪,这一情绪往往来源于对不知如何互动、如何操作以及面对教学方式转变的不适应,69.75%的学校曾反映教师的信息素养难以满足在线教学的需要,在学校卷调查中,71%的学校希望将信息化教学培训作为未来工作的重点。第三,与普通教学相比,在线教学中家长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一点在低年级中体现的更为明显,76.47%的教育行政部门表示学校曾反映家长信息素养难以帮助孩子在线学习。第四,学生作为互联网原住民,其信息素养往往比教师及家长都高,教与学各主体之间信息素养的不对等,直接影响了教学效果[6]。

    (五)家校共育貌合神离,学生心理生理均受不同程度的影响

    对在线教学中遇到的困难调查中,家长因各种原因,无法配合督促学生学习,是教师们认为的第三大困难,占比达81.51%,仅次于硬件设施及网络环境。在线教学活动中,家长作为教学辅助者、监督者,是教学活动的重要助手。良好学习氛围的营造,学习环境的搭建,教学任务的实施,都有赖于家长的协助,家长的重视程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教学的质量。而大部分家长信息素养不如子女,辅导学习耐心不足,与教师之间配合不够,家校共育貌合神离,严重影响了在线学习质量。此外,在疫情期间,受隔离封闭措施的影响,家长长期与子女共处一室,不可避免地产生矛盾及冲突,这一点在处于叛逆期的学生身上体现的更为明显,一方面影响了学生的正常学习,另一方面不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跨平台学习、繁杂多样的学习方式、疫情期间负面新闻及舆论都会对学生心理产生影响[7]。另外,长期久坐观看电子屏幕,不利于身体健康,尤其是视力问题,84.03%的教育主管部门表示,学校曾反映在线教学严重影响师生视力。

    四、未来中小学在线教学发展建议

    在线教学的发展,绝不是某一主体单打独斗便可取得效果,在这一过程中,与教学活动休戚相关的每一主体都显得格外重要。如图2所示,在线教学的完善需构建一个完整的协同发展机制,不仅囊括教师、学生、家长等传统的教学主体,教育管理者、社会服务平台、心理健康机构等相关组织也应积极参与到在线教学活动中。教育管理者应从长远规划教育信息化,社会化教学平台应积极搭建家校共育平台,促进家校便捷协作,心理健康机构应当适时开展心理疏导工作,保障家长与子女之间的沟通交流,以基础设施为基石,多方共同努力,通过在线教学促进学生个性化成长,具体发展建议如下。

    (一)加紧优化布局在线教学基础设施建设,补齐城乡学校在线教学基础设施短板

    基础设施是开展在线教学的基石与先决条件,如果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备或已有基础设施与实际需求不符,往往会对在线教学产生致命性的影响,在本次调研中,很大一部分教师反映,学生家中缺乏在线教学的基本条件,这一点在农村地区尤为明显。今后的在線教学中,要进一步完善农村贫困地区和城市相对贫困学生群体的网络环境,配备便利的终端设备,尽快补齐城乡学校信息化基础设施短板。其次,应逐步开展对信息化设备的优化布局,当前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持续开展,但面临着基础设施使用率低,配套使用环境不好的情况。诸多农村地区信息化设备是进行评估的必备标准,教师仅仅是在上级听课巡视时使用信息化设备,这些设施被当作摆设。对于农村信息化设备的配备,应当根据当地实际需要进行建设,诸多复杂高级的设备,教师不会使用,也不满足当地的实际需要,反而增加了维护开支,阻碍了农村教育信息化进程。应当充分保障教育信息化财政经费充足,不断推动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完善并逐步进行优化布局。

    (二)开发建设在线教学优质区域资源及校本资源,实现优质在线教育资源共建共享

    教学资源是开展在线教学的主体,是在线教学的血肉所在,优质的教学资源,是提高在线教学质量的良药。就调查结果来看,疫情期间,学校对“停课不停学”准备较为充分,为中小学在线教学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校本资源建设缺乏、现有资源较少、类型单一。为此,建议加强对校本资源的建设,并对拟采用的在线教学资源进行遴选,做到因材施教,个性化教学。其次,面对突如其来的在线教学需求,各方涌现出海量的教学资源,其质量也良莠不齐,部分教师面对这些海量资源,却不知从何下手,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8]。为此,往后的在线教学发展过程中,应当注重对教学资源的开发与甄选。其一,区域或学校需要组织安排专门的教学资源筛查专员,筛查的原则主要有正确性、适用性、优质性,根据不同学校、不同年级、不同班级的实际状况,为其匹配适用的教学资源,尚有余力的学校,甚至可根据不同学生的实际状况,给予不同的教学资源,确保因材施教。其二,地区与学校应积极组织全区及全校范围内的优秀教师,录制地区内优质教学校本资源,更好地考虑地区内部的实际情况,避免所学内容过于空泛,学生难以理解,学校也能够根据实际需要调整课程安排及课程内容,鼓励区域内的教师进行沟通交流,探索跨校在线教学资源共享机制,实现优质资源共享。

    (三)推进在线教学平台建设及监管,保证中小学在线教学顺利开展

    中小学教师开展在线教学的使用平台上,占比较多的是: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79.83%)及省级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68.91%)。社会化教学平台的使用占比最多的前三位的分别是:学而思(48.74%)、作业帮(37.82%)、班级优化大师(34.45%)。疫情期间,湖北省地方教育行政机构在安排在线教学平台上实现了类型多样化,且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和省级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在疫情期间占主导作用,在“停课不停学”顺利开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不容忽视的是,疫情期间,中小学在线教学平台类型过于繁杂,难免有部分平台鱼目混珠。因此,建议地方教育行政机构在今后在线教学中,一是要加强对各类在线教学平台的监督,对各类平台进行筛选,注重选择功能强大、好用管用的在线教学平台,便于广大中小学教师方便使用,为师生提供良好的使用体验。二是要加紧地方在线教学平台的开发及建设,社会化平台内容繁杂,主要服务对象并非在校师生,学生在使用过程中易受到其他内容的吸引,无法专注于课堂,且诸多教学专用的功能缺乏。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应根据实际情况,开发出专用于学校内部教学、办公、家校沟通的教学平台,开发完善智能批改等评价辅助工具、便捷的直录播工具,建设集体备课空间。开发过程中尤其注意对学生在线学习考评机制的重构,确保学习质量,并着重开发各类交互机制,加强师生在线教学的临场感与互动感,确保学生学有所得,并在日常学习中投入使用,利用便捷的平台,加强与家长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深入开展家校合作。

    (四)大数据驱动个性化在线学习,满足学生个性化、优质化在线教学需求

    大数据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是指海量、高增长率及多样化的信息资产,其价值在于数据分析及分析基础上的数据挖掘和智能决策,在线学习过程中,越来越多的技术在教学中得以应用,有关学生参与度的数据量增加,可对学习数据进行搜集和分析,更好地设计学习活动,开展个性化学习内容推送与安排[9]。调查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学生的课程安排上,“语数外”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除此之外,防疫教育(100%)、心理健康教育(97.48%)、体育锻炼(93.28%)、生命健康教育(90.76%),劳动教育(89.06%)也占据重要地位。这充分表明,疫情期间,湖北省地方教育行政机构高度重视中小学生全面发展,将疫情防控知识、心理健康、生命安全、劳动教育、感恩教育等内容纳入“停课不停学”工作中。也有很多学校引导学生学习防疫阻击战中涌现的先进事迹,弘扬社会美德,增强爱党爱国爱人民爱社会主义的思想情感,将立德树人落到课程、回到生活、回归家庭。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学生对于各类课程的兴趣爱好不尽相同,如本次在线教学中音乐及美术的教育显得尤为不足。因此,在线教学过程中,可根据学生学习的数据,优化学习课程内容,推动学生个性化学习,鼓励学生发展个性。

    (五)不断提高师生信息素养,适应新时代在线教育发展的需要

    信息素养是在线教学活动开展的灵魂所在,良好的信息素养,能保障教师开展优质教学,保障学生及家长共同配合学校各类工作,信息素养较高的学生及教师,在线教学过程中往往如鱼得水,其学习与教学效果自然更优。在线教学主体包括:学校管理者、教师、学生、家长,针对这些主体,一是要定期按时开展学校管理者信息化素养培训,确保学校管理者思想观念与时俱进,能从长远发展的视角开展信息化教育战略布局,将疫情期间的在线教学视为发展契机,在管理过程中更加注重对学校教师的信息化素养培训;二是要长期有序开展教师信息化素养培训活动,在对5942所中小学的调查中,71%的学校表示,希望将教师日常信息化教学的应用培训作为未来工作的重点,可见教师信息化素养培训的重要性,鼓励教师在日常教学中使用信息化手段进行教学,时刻准備好开展在线教学活动;三是要优化升华学生的信息素养,学生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其信息素养往往是教学主体中最高的,但学生自制力差,面对繁杂的网络信息难以鉴别,极易沉溺于互联网世界,因此,针对这一特点,应对其信息化素养进行拔高,培养学生自我学习、自我管理和自我完善的能力,鼓励学生利用丰富的网络资源辅助学习;四是定期加强家长与学校的交流沟通,在特定的教学平台上开展家校共育活动,学校可为家长开展信息化培训讲座,与家长一同进步,确保家长在在线教学活动中不掉队、不脱截,时刻与师生步调保持一致。

    五、结语

    在线教学不仅是疫情期间的应急之举、权宜之计,更是未来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本文通过对5942所中小学及117个教育行政机构的调查,展现了湖北省中小学在线教学的精细画像,探究了在线教学中,平台、资源、设施等存在的诸多问题,就这些问题提出了相应的建议与对策。在线教学的发展,绝不是某个组织或个人的任务,更是全社会的责任。因此,未来在线教学的发展中,应当建立多个主体的协同运转机制,政府、企业与学校分工协作,政府加强宏观调控,有效整合配置各类教育资源,企业应以个性化需求为导向,与学校合作开发各类教学资源及平台,学校应当充分认知在线教学,从更加长远的眼光来看待此次在线教学活动,逐渐完善教学活动中暴露出来的各项问题,尤其是转变教学观念,将家长及社会纳入到教学主体之中,因地制宜开展教学活动,避免形式主义给教师及学生带来负担,通过多方联结,共同构建优质的在线教学生态,促进学生的个性化成长。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部:利用网络平台,“停课不停学”[EB/OL].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2001/t20200129_416993.html,2020-01-29.

    [2]王继新,韦怡彤,宗敏.疫情下中小学教师在线教学现状、问题与反思——基于湖北省“停课不停学”的调查与分析[J].中国电化教育:1-7[2020-04-23].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3792.g4.20200417.1546.004.html.

    [3]湖北省教育厅.省教育厅关于全省中小学校在疫情防控期间开展网络教学的指导意见[EB/OL].http://jyt.hubei.gov.cn/fbjd/tzgg/202001/t20200130_2016444.shtml,2020-01-30.

    [4][8]付卫东,周洪宇.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在线教育带来的挑战及应对策略[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22(02):14-18.

    [5][7]李文昊,祝智庭.改善情感体验:缓解大规模疫情时期在线学习情绪问题的良方[J/OL].中国电化教育:1-6[2020-04-22].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3792.G4.20200417.1546.006.html.

    [6]余胜泉,王慧敏.如何在疫情等极端环境下更好地组织在线学习[J/OL].中国电化教育:1-10[2020-04-22].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3792.G4.20200417.1546.002.html.

    [9]周洪宇,易凌云.教联网时代:一场即将来临的教育变革[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

    Fine Portrait of Online Teaching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Hubei Province under the COVID-19 Epidemic

    ——Based on data from online surveys of 5942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and 117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 agencies

    Fu Wei-dong, Wei Zhou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for Informatization and Balanced Development of Basic Education of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Wuhan, Hubei 430079; School of Education,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Wuhan, Hubei 430079)

    Abstract:An online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5942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and 117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ve institutions in Hubei Province. The results found that: school education informatization has a certain foundation before it is carried out, the preparatory work for comprehensive online teaching is sufficient, and the choice of online teaching platform and resources is diversified. However, there are five major problems: platform socialization, lack of special function for teaching; the teaching resources are numerous, but the pertinence is insufficient; the infrastructure is still flawed, and the cross-platform operation affects the experience; the lack of informatization of the teaching subject seriously affects the teaching effect and satisfaction; the home-school co-education is in harmony on the surface, but in fact it is out of step, and students are affected both mentally and physically. And give the corresponding development suggestions: step up to optimize the layout of online teaching infrastructure; develop and build high-quality online teaching regional resources and school-based resources;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and supervision of online teaching platforms; use big data to drive personalized online learning; Continuously improve the information literacy of teaching subjects. With a view to building a high-quality online teaching ecology through multiple connections, and promoting the personal growth of students.Keywords:

    the COVID-19 epidemic; online teaching; teaching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