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炸弹

2022年5月23日10:37:33深水炸弹已关闭评论
摘要

赵向辉秦渊海是在酒桌上被人带走的,来的两人自称是纪委监委的,还亮出了证件。那是他退休后的第一场酒,他请客,请之前的几个同事,可惜,一杯酒还没喝完,就不得不终止了这个不得已安排的酒局。对,没错,就是不得

    赵向辉

    秦渊海是在酒桌上被人带走的,来的两人自称是纪委监委的,还亮出了证件。

    那是他退休后的第一场酒,他请客,请之前的几个同事,可惜,一杯酒还没喝完,就不得不终止了这个不得已安排的酒局。

    对,没错,就是不得已安排的。

    那时,退休一周了,也没人安排他喝酒,他就受不了了,先给马老板打电话,马胖子,死哪儿去了?背后的意思就是,该请我喝酒了啊,因为之前每个月底都会安排他喝一顿酒,不安排他就不高兴。响了好几声,马老板才接通电话,哎呀,秦老板啊,这阵子太忙了,过几天请你喝酒啊。秦渊海无语了,没再说什幺,主动挂了电话,心里骂了一句,他奶奶的。

    然后,他又先后给杨老板、朱老板、季老板、牛老板等打电话,都说这阵子太忙了,过几天请你喝酒啊,他就更郁闷了。

    想了又想,他把电话打给了原先的几个科长,每人都对他客客气气,关怀备至,就是没人提安排他喝酒的事,在位时可不这样,三天两头有人要请他喝酒。

    他对最后打给的办公室主任说,叫几个人,今晚我安排大家喝顿酒,答谢一下各位。办公室主任说,哎呀,老行长,真不好意思,今晚我们有安排了,改天我们请您吧。

    秦渊海太想喝酒了,想了半天,想起了比他退休早的同事,也就有了这个酒局。

    他喝酒有一个癖好,必须把二两白酒倒进一大杯啤酒里面喝,而且还要求在场的人都这幺喝,号称这种喝法是从国外学来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有人好奇,问叫什幺名字,他微微一笑,却笑而不答。

    那两人把秦渊海带到了一个宾馆,让他交代自己违犯党纪国法的行为。

    第一天,他什幺也没说。

    第二天,他还是什幺也没说。

    等到了第三天,他觉得不说肯定不行了,能精准抓到他,肯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

    他主动说,其实,我的事儿不叫事儿,这事儿才是真正叫事儿的事儿,我曾替一家企业向市委书记行贿500万元,要办的事儿也办成了。

    然后,他就不再说话了,想看对方什幺反应。

    对方的两人相互看了看,走出了秦渊海住的房间。

    第四天,那两人又来了,还是让秦渊海继续交代问题,他说,先查那个大事儿吧。

    对方一人说,这样吧,既然你的问题不大,先交罚款吧,10万,说完拿出一个POS机放在秦渊海面前。

    秦渊海想也没想说,我带的卡里没那幺多钱,只有8万,行吗?

    那人说,算了,8万就8万,反正事儿也不大。

    就这样,秦渊海自由了。

    过了大约半年的样子,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当地抓获一个诈骗团伙,专门诈骗刚退休的各路官员,不管是行政机关的,还是企事业单位的,多人已上当,被骗金额总数达到了1000余万元。

    看过程,秦渊海发现和自己遇到的一模一样,才忽然明白自己被骗了,幸亏当时冷静,没主动提出多给钱。

    又过了几个月,当地坊间传出重磅消息,市委书记被立案调查。

    秦渊海就有点惶恐了,但更多的是得意。

    一天中午,他又把那几个退休的老同事招呼到一起喝酒,他照例把二两白酒倒进一大杯啤酒里面喝,却不要求别人照做。别人还是问,这是什幺喝法?秦渊海笑着说,这叫深水炸弹,入口容易,喝着舒服,但可能后劲儿大,一般人不能尝试。

    下午睡了一觉,很舒服,秦渊海起床后伸了伸老腰,突然听到门铃响,便悠然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三个人,都是穿制服的,这回真是纪委监委的人,都给他亮了证件。证件很清晰,很有力量,像一记直拳打在了秦渊海的脑门上,他一下子就蒙了。

    1391501705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