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出版平台研究※

2022年7月10日07:27:56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出版平台研究※已关闭评论
摘要

徐丽芳 田峥峥关键词:区块链 去中心化 Scriptarnica 数字出版 数字内容在传统出版从作者、出版社、书店到消费者的链式流程中,[1]较多中间商的存在带来了高昂的成本。在这种流程中,作者无法

    徐丽芳 田峥峥

    

    

    

    关键词:区块链 去中心化 Scriptarnica 数字出版 数字内容

    在传统出版从作者、出版社、书店到消费者的链式流程中,[1]较多中间商的存在带来了高昂的成本。在这种流程中,作者无法与读者进行直接的沟通交流,更无法掌握主导权,因此在合同签订与利益分成等方面也处于劣势。一般情况下作者所能得到的收益仅为作品销售收入的7%—25%。[2]在新兴的数字出版活动中,由于缺乏必要的版权登记机制,数字出版物的确权存在一定困难;在交易过程中也因无法对消费者进行动态跟踪而难以保证版权人利益,招致了频繁的版权纠纷。这些问题无疑是出版产业继续发展的障碍,而区块链技术的产生与应用则可以为以上问题的解决提供一条新路径。

    区块链是一种将数据区块以时间顺序相连而成、以密码学方式保证不可篡改和不可伪造的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DLT),具有去中心化、时序数据、集体维护、安全可信等特点。[3]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技术最为突出的特征,原因在于区块链数据验证、存储、传输与维护均采用分布式系统结构。出版平台应用这一特征,便可以消除出版中介,削弱第三方机构权力,重塑传统出版流程,加快出版速度,并增强作者与读者间的互动等。其中,时序数据是用加盖时间戳的链式区块结构为数据增添时间维度,保证数据的可验证性与可追溯性。它有利于版权登记、版权证明与维护。集体维护则是通过设置特定的经济激励等机制发动所有节点参与维护。在采用区块链技术的出版平台上,体现为全体成员均有可能介入内容生产过程,共同助力作品创作。最后,借助加密算法实现数据的不可篡改与不可伪造,可确保出版平台的数据安全可信,保证每一笔交易都是“诚实”的。这也为作者与读者点对点交易的实现奠定了基础。因此,独立作者联盟(The Alliance of Independent Authors,ALLi)已经正式宣布将区块链技术作为解决出版领域难题的方案。

    在出版领域,除了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版权保护、出版物信息存储、出版物智能交易、出版各参与方数字代币激励等方面,近年来还涌现出不少整合这些应用后打造出来的出版平台。不同平台有着各自的特色。如以Publica、Bookchain和Authorship为代表的出版平台主要满足作者自主或自助出版的需求,構建了以著作权人为中心和主导的出版模式。其在帮助作者避开出版商复杂条款约束、简化出版流程的同时,降低了出版成本。Po.et、CERTO、ICST等平台通过哈希计算与时间戳信任机制,着重解决数字作品所有权的追溯问题,创新了版权管理手段。另外,以数字代币为激励手段的出版平台Publish0x、Creary,通过数字代币来发动用户共享内容;Eureka、Orvium借此鼓励开展高效高质的审稿与编辑活动;Custo则专门建立了赏金猎人社区,用数字货币作为奖励,促使社群成员主动提供侵权消息,有效打击非法文件共享与盗版行为。还有,基于区块链的出版平台也愈加重视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精准社交。如Decentium提供点对点小费模式,读者可以为喜欢的作者打赏支持。2020年,专注区块链开发与设计的塞尔维亚MVP工作室(MVP Workshop)正式上线基于去中心化理念、采用区块链技术建立的出版平台Scriptarnica。这个以促进出版业革命为目标的去中心化阅读、写作、出版、内容交易平台采用智能合约构建去中心化的出版收益模式,而且基本能够实现前述的所有功能。

    一、出版流程

    自2018年开始MVP工作室便开始着手建设Scriptarnica平台,并在脸书、推特、米迭姆(Medium)等社交媒体上展开宣传。2020年11月,开发团队正式上线Scriptarnica的公开测试版本Beta版。[4]作为以区块链为支撑技术,以去中心化为发展理念的出版平台,Scriptarnica重塑了传统出版流程:平台去除作为中介的出版社和经销商,作者完稿后可直接在平台发布;读者在进行内容消费之外,还可以对内容进行评议;平台在正式出版一部作品前,会专门安排审稿人审议内容以保证质量,以及安排专业人员进行形式设计等工作,再将完善后的作品提供给读者。平台出版流程如图1所示。其中,Scriptarnica目标用户至少包括作者、读者和审稿人等其他相关贡献者3类,平台现在的出版流程并未包含出版商,但这并不意味着平台完全将出版商排除在外了。出版商可以将作品发布在平台上以扩大销售,还可以借助平台更好地评估目标作者的影响力和市场潜力,以降低未来同该作者签订合同的风险等。[5]

    (一)作品创作、存储与确权

    Scriptarnica为作者提供了两种不同的写作模式,作者可以自由选择逐章创作或是整本创作。其中,逐章创作能够为作者带来读者的实时反馈,而根据读者反馈修改与完善后的作品更容易让读者满意与认可。至于写作的具体过程,作者可直接借助Scriptarnica平台所提供的编撰功能进行写作,也可选择导入MD或EPUB格式的作品。平台可为作者提供完整的图书分析报告以帮助其调整后续创作思路。

    对于作品的存储,Scriptarnica采用星际文件系统(IPFS)将其分散存储于区块链各节点上。IPFS实际上是一种点对点的分布式文件系统,[6]适合用于区块链中实现底层存储角色。一方面,分散存储于各节点的作品会通过被其他用户浏览这一过程向其他节点扩散,这使任何节点都不必独自存储全部作品数据,因此任何攻击者都无法完全阻断对该作品的访问,保证了平台作品的安全存储;另一方面,将平台作品存储于IPFS系统而仅在区块链上保留相应的编号(ID),可极大减轻区块链存储压力,提高用户访问与获取平台作品的速度与效率。

    另外,采用区块链技术的Scriptarnica可以让作者内容创作完成即登记版权。区块链本质是一串相连的数据区块,数据区块中一般包含区块头(Header)和区块体(Body)。区块头中封装了当前版本号、前一区块地址、时间戳、随机数、当前区块目标哈希值、哈希树/墨克树根植等信息,[7]其中的时间戳是版权登记的有力依据。根据《伯尔尼公约》、TRIPS协议以及我国《著作权法》等,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产生,作者无须履行任何手续便可成为著作权主体。[8]但是,时间戳可以记录作品完成时间,从而能够作为作品的存在性证明(Proof of existence),帮助实现作品的版权登记和确权。

    (二)内容评审

    Scriptarnica平台采用集体审议与审稿人审稿两种制度,以保证在控制作品质量的前提下,使其能够以较快速度进入市场。集体审议充分发挥去中心化的平台特色,通过区块链技术发行通证作为激励手段,充分动员全体读者对某部作品中的问题内容进行标记、提出意见与建议等。对于拟正式出版的作品,平台会安排审稿人审议。这些审稿人同样会得到一定数量的通证作为报酬,其中收益的50%归第一位审阅该书的人员,另外50%根据剩余审稿人数量再具体划分与确定。通常而言,审稿人可由另一位作家或是读者担任,也可由作者所要求的特定作家或其他人担任。在审稿人审查时,作品将进入“即将出版/出版”列表。该书第一批读者将有机会集体式评审该书。为方便审稿人开展评审,平台制定了一系列标准以供参考,其中明确要求审稿人应全面注意内容与形式两方面:一是需要确保图书中未包含问题内容,如淫秽色情内容,宣扬恐怖行为和煽动暴力内容,鼓励销售炸药、手枪、子弹、枪支配件、毒品等非法活动内容,关于种族、民族、国籍、性别、年龄、残疾、严重疾病的仇恨言论或误导性内容,违反法律、侵犯隐私或其他权利的内容,且没有其他读者所做出的问题内容标记;二是需要保证图书版式满足平台所给定的标准,在完整包含封面、前页、正文、末页与封底的前提下,同时具备美观与艺术性。

    (三)内容消费与版权保护

    图书出版后,读者可以根据自身需要选择购买整本图书或某个章节、页面、段落。内容消费过程中会涉及平台发行的两类通证:Character Token(CHR)与Script Token(SCRPT)。Token目前在区块链领域的译名尚未统一,常被译为“代币”“通证”等。在中文语境中,这两个词语有一些差异:代币是指借助区块链技术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通证的内涵则更为宽泛,指在区块链上发布的任何数字和电子权益,可代表货币、股票、债券等。[9]“通证”这一译法自2017年由孟岩和元道提出后很快得到业界及学界的认可与应用,因此本文采用它作为“token”的译名。Scriptarnica平台规定必须以CHR购买图书,换言之,CHR即为购买图书的“货币”。它可通过SCRPT兑换或用美元购买。SCRPT采用ERC20 (Ethereum Request for Comments 20)主流通证标准协议。[10]协议明确了通证流通所应遵循的运作方式与其他规则,因此,SCRPT可以通过同样采用ERC20协议的外部以太坊钱包购买获得。平台支持以Fortmatic、Metamask、Wallet Connect购买SCRPT,同时,也可以直接用美元购买SCRPT。

    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根据通证潜在的经济功能,将其分为支付类、应用类和资产类。[11]支付类通证(payment token)代表加密数字货币,如比特币等;应用类通证(utility token)用于提供对特定应用程序或服务的数字访问;资产类通证(asset token)代表资产,近似于股票、债券或衍生品。Scriptarnica平台采用的通证经济模型为燃烧—铸币均衡模型(Burn-And-Mint Equilibrium Model,BME)。存在于BME模型中的两种通证体系均为应用类,具体包括用于价值积累的交易通证和专门用于支付的通证,[12]对应于Scriptarnica所发行的SCRPT和CHR。读者购买图书时,将首先燃烧用于价值积累的交易通证SCRPT以获得专门用于支付的通证CHR,同时,为方便不愿持有加密货币的读者使用平台,加上考虑到随着平台发展SCRPT可能增值或贬值,为保持交易价格相对稳定,平台选择将图书价格单位CHR与美元直接挂钩。[13]因此,Scriptarnica允许以美元购买CHR,而不必经由SCRPT。但Scriptarnica平台所获得的CHR不可逆、不可转让,只能用于購买图书。由于目前仍处于Beta阶段,Scriptarnica允许用户将SCRPT转换为泰达币(Tether USD, USDT)或其他稳定的加密货币,而后可转换为美元或其他法定货币。[14]在支付CHR后,读者将得到平台分发的一个密钥,通过该密钥读者可实现对图书的访问。

    另外,区块链的区块头中包含了哈希树/墨克树根值。该值是通过两两合并哈希树/墨克树叶子节点的哈希值得到的;叶子节点之上存储的是每一笔图书交易。因此,借助哈希树根值可以追溯到区块链上任意一项版权记录,从而使每次授权许可、转让付费情况等都是可寻的;同时,由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全网每个节点都将持有最近的图书交易记录;每个新产生的区块在存储新的图书交易数据之外,还会储存上一个区块的散列值,这就意味着每个区块中的最近交易记录包含截至该交易发生时的整个交易记录,如此紧密缠绕的区块链交易数据很难被篡改。[15]这将有利于版权维护,而且即使发生侵权行为,版权索赔也较为容易,从而能够保障版权所有者权益。

    二、运营机制

    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保障,Scriptarnica形成了显著区别于传统出版的运营机制:一是动员全体读者参与图书内容评审的分布式开放质量控制机制;二是以字符为基础所设置的多元、多粒度定价机制;三是基于社群开展关系营销、定制营销与口碑营销的营销机制;四是借助智能合约自动实现图书购买与价值分配的交易机制。以上各机制共同发挥作用,构建了一个公平、去中心、透明的出版市场。

    (一)开放的质量控制机制

    以我国传统图书出版为例,作品在正式出版前会经历由编辑初审、编辑室主任复审、总编辑终审的三级审稿责任制度,以决定是否采用稿件,并对拟采用稿件提出修改意见;继而对不需退修或退修后决定采用的稿件进行修改润色;在将已修改完成的书稿发给生产部门后,还需要对生产厂家制作的清样进行3次校对。就传统学术期刊而言,收到稿件后编辑首先需要对稿件进行筛选并将其分配给同行评议专家,作者需要根据专家建议进行修订,对于决定录用的稿件,还会有专门的编辑(如文字编辑、技术编辑、校对)对稿件形式与技术规范展开加工,包括文字校对、引文标注等工作,以保证所发表文章无形式与技术差错。[16]以上冗长的流程虽然保证了作品质量,却也延长了发行周期,降低了出版效率,并增加了沟通成本。Scriptarnica基于去中心化理念改变了这一传统的审稿机制。平台将内容质量的控制权下放至各节点,而非集中于平台本身抑或是其他某些特定的人手中,由此实现了对中心话语权力的分权。采用这种分布式的开放质量控制机制,平台上的所有用户都可以对所发布作品内容进行审议。同时考虑到积极的社会行为多需要合理且有效的激励机制尤其是物质激励的触发、推动,[17]平台会奖励参与审查的用户一定数量的交易通证SCRPT。具体地说,评议人对作品问题内容的标记将会直接显示在作品中,评分将会展示在作品首页,所提出的意见与建议也会展示在作品首页的“Book Club”中,如图3所示。作者除了受到集体评议的被动型约束,还会因处于众人凝视的“共景监狱”这一控制体系中而主动、积极提升作品质量,以建立或维护良好声誉,吸引更多读者,售出更多作品。

    (二)多元、多粒度的定价机制

    目前多数电子书仅设置了整本图书的价格,少量电子书交易平台如亚马逊等设置了章节、页面的价格。这与各平台所制定的销售策略相关。同时,也由于以图书、章节、页面等为单位的交易量势必远高于仅以图书为单位的交易量,而大量交易的处理需要高运行速度和强大计算能力的支撑;加之非传统的细粒度内容交易需要涵括出版合约、支付、利益分成机制等功能的整套基础设施的支撑,这种内容定价和交易的门槛是很高的。而Scriptarnica不仅给定了整本图书以及章节、页面、段落的价格,且区分了付费与免费的部分,以满足读者不同层面的需求。图书中某些章节或段落免费,以便让读者通过阅读这些段落或章节对内容有一个初步了解与印象,从而更准确地确定自身的内容需求;同时,在知识完形心理的作用下,[18]读者很可能会选择购买图书其他部分。而具体定价机制的实现,除依靠区块链技术每秒能处理大量交易的特性外,还得益于平台以字符数为基础的定价方式。根据区块链坎普(Blockchain Camp)提供的交易压测报告,区块链每秒可处理1599.6笔交易,局域网Fabric每秒可处理368.8笔交易,广域网Fabric每秒仅能处理77.3笔交易。[19]由此可见,区块链为大量交易的处理提供了技术支撑。另外,平台采用预先定义的公式分别计算图书中免费字符与付费/高级字符数目,根据作者确定的图书价格除以付费字符数目,得到每个付费字符价格;章节价格为该章节付费字符数与所得到的单个付费字符价格相乘;页面与段落价格计算方式类似;内容若为图片,其价格的确定则是将整本图书付费字符数除以图书段落总数,得到这本图书平均每个段落的付费字符数,并将其作为图片的付费字符数,再与单个付费字符价格相乘。[20]由此,平台实现了按章节、页面、段落等不同粒度单位的多元定价。

    (三)基于社群的营销机制

    传统通过广告、图书签售会、读者见面会、图书折扣等开展的营销活动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当今时代的要求,基于社群的营销机制为图书营销提供了全新的思路与方法。社群由拥有相同或相似兴趣爱好及价值观的成员集合形成,多显示出高聚合度、高交互性以及自组织等特征。Scriptarnica通过为每本图书开设一个名为“Book Club”的交流社区来打造社群,并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建立基于社群的营销机制。读者在该交流社区内可以对作品词汇、语法、情节等发表意见和建议,并同包括作者在内的其他社区成员自由交流。另外,由于平台并不强制要求整部作品完成后才发布,作者便可将仍在写作过程中的作品向读者展示。这给予了全体读者全程介入作者创作过程的机会,从而大幅提高了社区成员之间沟通的频率与强度,增强了读者参与感以及读者对作者及其作品的忠诚度。如此,最终能够构建具有高凝聚力与强向心力的社群。

    Scriptarnica平台主要通过3种方式开展社群营销:首先是关系营销,即依靠作者与读者在社区长期互动形成的良好关系,以读者对作者及其作品的高忠诚度和高信任度为基础展开营销;其次是具有针对性与精准性的定制营销,这是由于作者在与读者互动中积累了对目标受众偏好详尽且深入的了解,便可推动实现与读者需求无缝对接,进而实行定制营销;再次是口碑营销,即通过社区内成员的口碑进一步传播扩大作品影响力,吸引更多受众。由此可见,Scriptarnica的营销机制不再是由营销主体一方主导,而是在营销主体与受众的双向互动与沟通中形成一种新型营销关系,从而有效促进读者对平台作品的了解及购买等。

    (四)基于智能合约的交易机制

    在传统出版流程中,图书从生产到销售需要经过多级渠道。此过程中的经销商可能会采用赊销形式,导致回款速度慢、回款效率低、回款周期长;同时,多级渠道的存在也提高了交易成本。Scriptarnica通过智能合约创建了无需作者和读者双方互相了解或信任,只需满足预设条件便可自动执行的交易机制,这便消除了对第三方中介的需求,实现了作者与读者点对点的交易,从而可解决以上问题。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概念最早由尼克·萨博(Nick Szabo)于1994年提出。薩博认为智能合约就是执行合约条款的可计算交易协议(A smart contract is a computerized transaction protocol that executes the terms of a contract.)。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标准中进一步丰富了智能合约的定义,认为其是以数字形式定义的可自动执行条款的合约。[21]具体而言,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以及合约参与方可以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其中承诺是指合约参与方同意的权利和义务,而协议一经制定与部署便不再需要人为干预,而可自我执行(self-executing)和自我验证(self-verifying)。[22]但囿于技术发展水平,智能合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仅停留于概念层面,直至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为其提供了可信执行环境。区块链中的智能合约是指基于预定事件触发、不可篡改、自动执行的计算机程序。[23]概括而言,Scriptarnica在交易方面的智能合约具体包括图书购买合约和价值分配合约。借助智能合约,读者购买作品所支付的CHR通证可以不通过第三方中介到达作者。为此,平台事先设定“支付CHR通证”作为合约的触发条件。一旦满足这一条件,平台便会自动为首次购买图书的读者生成一个密钥,读者通过该密钥便可访问图书。访问行为的具体实现有赖于代理重加密机制。该机制是密文间的一种密钥转换机制;就Scriptarnica平台而言,“图书”便是所指称的“密文”。在该机制中,图书的加密与解密将使用不同的密码来完成,交易中所需密码被分为公钥(public key)和私钥(private key)两类。首先,作为交易一方的作者使用自身所持有的公钥对图书进行加密后将其发送至网络,同时为网络生成一个“转化密钥”。读者向网络发送图书访问请求,网络根据所存储信息自动判断此用户是否购买了该书。若已购买,网络便借助“转化密钥”将经作者公钥加密的图书转化为能够用读者私钥解密的图书,即重加密该图书,并将其分发给读者。这一代理重新加密机制可以保证当图书版权被侵犯时,平台能迅速确定发生泄漏的密钥,并阻止该密钥进一步分发图书。

    随后,Scriptarnica将进行价值分配,通过智能合约中预定义的规则实现收益及时、自动分配。平台坚持作品所得收益主要归属于作者,将作者置于收益分成前端。同时,区块链技术所具有的可追溯特点又使各项操作有迹可循,因此,在图书出版流程中所有从事某项工作的贡献者也都能获得一定收益。其中,作品收入的94%归作者所有;剩下6%一部分归包括审稿人、设计者、翻译人员等在内的相关人员所有,另一部分归平台所有。[24]平台交易机制具体如图5所示。

    三、小结

    Scriptarnica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了一个由作者主导的高效的去中心化出版流程。但不可否认的是,此类出版平台的未来发展仍然面临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难题。首先是区块链技术本身存在的局限性,如作为激励手段的通证在购买和使用等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入场门槛;通证未来也可能会面临监管困局;区块链需要投入强大算力和耗费较多的资源。其次,去中心化的出版模式颠覆了传统出版中各主体的利益关系,可能会触及多方利益。因而,其是否能真正有效地解决出版领域的问题,还需要未来不断地实践检验。

    参考文献:

    [1]刘声峰,陈志钧.站在未来看现在——关于运用区块链技术破解出版业“痛点”的几点思考[J].中国传媒科技,2020(6):50-52.

    [2]Scriptarnica.Scriptarnica Whitepaper:Problem space[EB/OL].[2020-12-29].https://poc.scriptarnica.com/books/794de62a-8c07-4768-a687-880dfe718270/chapters/64d28486-841c-40cf-9c8a-98cdd87c9c98.

    [3]袁勇,王飞跃.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与展望[J].自动化学报,2016,42(04):481-494.

    [4]Scriptarnica.The Beta version of Scriptarnica is out![EB/OL].[2021-03-12].https://twitter.com/scriptarnica/status/1323282940424523777.

    [5]Petar Atanasovski.Low Risk Publishing:How to Find the Most Promising Book to Invest In[EB/OL].[2020-12-29].https://medium.com/scriptarnica/low-risk-publishing-how-to-find-the-most-promising-book-to-invest-in-ade87b5641fa.

    [6]Benet J.Ipfs-content addressed,versioned,p2p file system[J].arXiv preprint arXiv,2014(7):3561.

    [7]张岩,梁耀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数字出版平台研究[J].出版科学,2017(6):13-18.

    [8]吴汉东.知识产权法学(第七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38.

    [9]刘金婷.Token在不同领域内的中文译名浅析[J].中国科技术语,2020,22(05):64-67.

    [10]李晓宇.以太坊代币智能合约形式化验证技术研究[D].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20.

    [11]张榕榕.区块链技术促进国际供应链融资的机理研究[D].天津商业大学,2020.

    [12]George Adams.Burn and Mint Equilibrium[EB/OL].[2020-12-29].https://messari.io/article/burn-and-mint-equilibrium.

    [13]Petar Atanasovski.Burn and Mint Equilibrium Pros and Cons[EB/OL].[2021-03-12].https://medium.com/mvp-workshop/burn-and-mint-equilibrium-pros-and-con-s-c27d83748cf5.

    [14]Scriptarnica.Scriptarnica Terms of Use[EB/OL].[2021-03-12].https://app.scriptarnica.com/terms-of-service.

    [15]徐丽芳,刘欣怡.基于区块链的在线教育平台研究——以按需教育市场公司(ODEM)为例[J].出版参考,2019(9):17-21.

    [16]徐丽芳,方卿.基于出版流程的开放存取期刊学术质量控制[J].出版科學,2011(6):78-81.

    [17]谭小荷.基于区块链的新闻业:模式、影响与制约——以Civil为中心的考察[J].当代传播,2018(4):91-96.

    [18]杨石华,陶盎然.知识的诱饵:“在线试读”的图书营销功能研究[J].科技与出版,2016(6):89-92.

    [19]冉景刚.区块链在数字出版业中的应用研究[J].出版发行研究,2018(6):34-38.

    [20][24]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标准[EB/OL].[2020-12-29].http://www.cbdforum.cn/bcweb/resources/upload/ueditor/jsp/upload/file/20201120/1605854180778072939.pdf.

    [21]朱建明,高盛,段美娇.区块链技术与应用[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254.

    [22][23]Scriptarnica.Benefits for WRITERS[EB/OL].[2021-03-25].https://scriptarnica.com/.

    (作者单位系武汉大学数字出版研究所;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出版科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