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脱钩理论的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协调关系及空间差异性研究

2022年5月18日05:08:55基于脱钩理论的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协调关系及空间差异性研究已关闭评论
摘要

何柯润 李晓蓉 曾范 翁进

摘 要 本文运用脱钩理论构建脱钩模型分析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协调关系及其空间差异,探索2011-2016年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

何柯润 李晓蓉 曾范 翁进

摘 要 本文运用脱钩理论构建脱钩模型分析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协调关系及其空间差异,探索2011-2016年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变化的脱钩特点。研究结果表明2011-2016年湖南省及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波动较大,脱钩指数曲线呈“W”型变化;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类型以强脱钩为主,反映了湖南省经济发展逐渐由外延式向内涵式转变,经济发展的“稳增长、调结构”特征成效渐显;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类型存在明显差异,强脱钩类型大致呈“一极两轴”式分布于长株潭增长极区域和京广、沪昆两个交通走廊带。
关键词 脱钩理论;建设用地;经济增长;空间差异
中图分类号:F301 文献标识码:A
Abstract: This paper uses decoupling theory to constructs decoupling model to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and spatial differences between co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Hunan Province; meanwhile, the paper explor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decoupling between co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changes in Hunan from 2011 to 2016.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decoupling index of co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Hunan and its cities fluctuates greatly from 2011 to 2016, and the decoupling index curve changes in "W" shape. The main type of decoupling between co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strong decoupling in Hunan, which reflects the gradual transformation of Hunan's economic development from extension to connotation, and the effect of "steady growth and structural adjustment"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gradually evident. There are obvious differences in the types in decoupling between the expansion of construction land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each city, and the strong decoupling type is roughly "one pole two axis" type distributed in Changsha-Zhuzhou-Xiangtan growth pole region and the traffic corridor belt of Beijing-Guangzhou and Shanghai-Kunming.
Keywords: decoupling theory; construction land; economic growth; spatial difference
0 前言
土地是人类生存、繁衍、社会经济活动的载体,是制约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是支撑区域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自然资源,是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条件。建设用地扩展成为国内外学者广泛关注的焦点[1-3]。当前我国普遍存在建设用地扩张过快,部分区域出现与经济增长不协调,土地利用方式粗放等现象。作为生产要素的土地与资本、劳动力、技术、管理等其它生产要素一道助推经济发展,如何解析土地要素与经济增长两者之间内在联系与作用机制,定量分析建设用地扩张面积与GDP增长率的关系,将脱钩理论运用到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逐渐成为学者关注的领域之一,将脱钩分析方法具体应用在土地利用中来表示建设用地扩张与GDP之间的关系,可界定为:当GDP增长快于建设用地增加量时称为相对脱钩,GDP增长而建设用地扩张为零或负增长时则称之为绝对脱钩。[2-5]。由于土地资源的有限性及不动性,节约集约用地成为助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的途径之一。本文运用脱钩理论分析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及其空间差异,探索研究期内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变化的脱钩特点,分析省内空间差异性及成因,以期为湖南省节约集约用地政策制定、进一步优化土地利用格局,实现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提供参考。
湖南省位于长江中游南部,地处东径108°47′~114°15′、北纬24°38′~30°08′之间,土地总面积21.18×104 km2,辖13个市、1个自治州、122个县(市、区)。2017年全省总人口6860.2万人,地区生产总值34590.6億元,比上年增长8.0%。2010年以来,全省为实现“四化两型”社会发展目标,深入贯彻经济总量、人均均量和运行质量同步提升的发展思路,加快推进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1 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1.1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标与模型
选取建设用地增量、GDP增量两个指标作为主要指标。建设用地扩张对经济发展具有较强的正相关性,但其发挥作用具有时滞效应。土地作为要素投入生产生,对经济增长的作用需经过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李晓龙在通过有限公布滞后模型模拟这种时滞效应时发现,建设用地扩张1年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最大[2]。因此本文将GDP的滞后期定为1年,即使2011―2016年建设用地扩张数据与2012―2017年GDP数据进行脱钩分析。
在脱钩评价模型上,通过参考国外学者Tapio及国内学者陈百明等、张勇等的研究思路[2-4],构建如下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脱钩模型:
式1中,n为第n个年份;ξn为第n个年份脱钩指数;Tn为第n年的建设用地增量面积;Tn-1为第n-1年的建设用地扩张面积;GDPn+1为第n+1年的GDP值;GDPn为第n年的GDP值。
1.2 脱钩弹性衡量标准
根据Tapio和李坚明等学者的研究[3,5],脱钩弹性值0.8和1.2可以作为脱钩状态划分依据,若分别用η1、η2表示脱钩弹性临界值 0.8、1.2,并将脱钩程度进一步划分,建立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脱钩程度坐标如图1,脱钩程度衡量标准如表1。
当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在区间(-∞,0]时,若脱钩状态处于Ⅰ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强脱钩型,表现为经济在不断增长,而建设用地扩张在不断减少,二者表现为强脱钩关系,该状态为经济发展和建设用地扩张的最佳状态,也是经济发展的最理想状态。若脱钩状态处于Ⅴ区间,经济增长与建设用地扩张反向脱钩,该脱钩状态类型为强负脱钩型,或称之为强负钩型,表现为经济发展指标呈现减少趋势时,而建设用地扩张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出现不断增加趋势,这是经济发展中最不理想的状态。
当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在区间(0,0.8]时,若脱钩状态处于Ⅷ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弱脱钩型,表现为经济发展与建设用地扩张均呈增长状态,且经济增长速度大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增長速度;若脱钩状态处于Ⅳ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弱负脱钩型,表现为经济增长与建设用地扩张均呈减少态势,且经济增长的减少速度小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减少速度。
当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在区间(0.8,1.2]时,若脱钩状态处于Ⅶ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扩张连接型,表现为经济增长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增长保持相对同步态势;若脱钩状态处于Ⅲ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衰退连接型,表现为经济发展指标的减少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减少保持相对同步态势。
当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在区间(1.2,+∞)时,若脱钩状态处于Ⅵ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扩张负脱钩型,表现为经济增长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均呈增长态势,且经济的增长速度小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增长速度;若脱钩状态处于Ⅱ区间,脱钩状态类型为衰退脱钩型,表现为经济发展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均呈减少态势,且经济增长的减少速度要大于建设用地扩张数量的减少速度[6-8]。
1.3 数据来源
本研究中的基础数据主要来源于2010-2017年湖南省及各市州统计年鉴、2010-2017年湖南省及各市州经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湖南省土地利用历年年度变更调查数据。将2011-2017年的湖南省及各市州的GDP修正为2011年的不变价格的GDP。
2 评价结果
以2010年底为基期分别计算2011-2016年湖南省及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变化率与经济增长变化率,根据式(1),计算出2011-2016年全省及各市州脱钩指数(表2-4)。
通过以上计算结果,从全省来看,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关系表现为3种类型,即强脱钩型、扩张负脱钩型和扩张连接型。2011、2012、2014、2015年为强脱钩型; 2013年为扩张负脱钩型;2016年为扩张连接型。在以上3种脱钩状态类型中,强脱钩型的频率较高,占统计期数的66.66%;扩张负脱钩型和扩展连接型分别占统计期数的16.67%,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处于最理想状态的统计年期占66.67%(表5)。从脱钩指数变化图(图2)来看,2011—2016年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状态经历了强脱钩—扩张负脱钩—强脱钩—扩张连接的动态变化过程,从总体趋势上来看,二者的脱钩状态不稳定,呈现出“W”型连续变化趋势,但大部分年期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处于理想状态。
湖南省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关系表现为4种类型,即强脱钩型、弱脱钩型、扩张负脱钩型和扩张连接型。2011—2016年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状态整体趋势经历了强脱钩—扩张负脱钩—强脱钩—弱脱钩的动态变化过程,从总体趋势上来看,二者的脱钩状态不稳定,呈现出“W”型连续变化趋势,但各地仍存在差异性。
3 结果分析
3.1 全省脱钩指数动态变化分析
在土地利用层面上,国家对节约集约用地日益重视,自2008年颁布《国务院关于促进节约集约用地的通知》(国发 〔2008〕3号)文件以来,2011年发布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首次提出“落实节约优先战略”,要求实行资源利用总量控制、供需双向调节、差别化管理,大幅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效率,提升各类资源保障程度,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建设用地下降30%;2012年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提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并将“全面促进资源节约”作为主要任务之一;2014年国土资源部颁布了《关于强化管控落实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的通知》(国土资发〔2014〕18号),从保护耕地的角度倒逼节约集约用地;同年6月,国土资源部第61号令发布《节约集约利用土地规定》,标志节约集约用地迈上了法制化轨道,在制度建设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同年年底国土资源部下发《关于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指导意见》(国土资发 〔2014〕119号),贯彻中央提出的“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提高效率”的指示要求。湖南省政府在积极贯彻上级文件精神同时,先后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节约集约用地工作的通知》(湘政办发〔2008〕29号)、《关于节约集约用地的若干意见》(湘政发〔2011〕42号)、《关于进一步加强节约集约用地的意见》(湘政发[2016]10号)等文件。根据以上集约节约用地政策,湖南省内开展了闲置用地清查治理、单位GDP地耗评估考核、开发区升档进位、节地创模、低效用地再开发等一系列专项工作。通过以上政策及措施,全省节约集约用地不断取得新成效,全省建设用地增长速度从整体上呈下降趋势,从2011年2.74×104 hm2下降到2016年1.72×104 hm2,下降37.06%,其中2011、2012、2014、2015年建设用地增速均比前一年放缓,放缓速度分别为21.02%、27.52%、1.33%、26.84%。
在经济形势层面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为保增长或稳增长,我国采取了一系列主要针对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宏观调控政策,如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和政府投资政策。这些政策确实起到了保增长或稳增长的效果。“十二五”以来是我国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时期,经济发展从重数量向重质量转变,向“稳增长、调结构”转变,在经济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长呈下行趋势,2015年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布置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全省GDP增长率从2012年的11.3%逐年下渐到2017年的8%,虽然经济增长总量有所下降,但经济增长质量明显提高。
3.2 全省脱钩指数空间差异化分析
为更好的评价各地脱钩指数的空间差异以及避免各地个别年份出现极端值的影响,加上各地脱钩类型只有强脱钩型、弱脱钩型、扩张负脱钩型和扩张连接型4种,本文将各市州各年份的脱钩指数进行算术平均取其平均值,分析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关系的空间差异性。
根据表4统计的湖南省及各市州2011—2016年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脱钩指数,全省平均脱钩指数为-0.47,为强脱钩型。长沙市、株洲市、衡阳市、郴州市、娄底市、怀化市、张家界市属于强脱钩型;湘潭市、邵阳市、常德市、益阳市、湘西州属于弱脱钩型;岳阳市、永州市属于扩张负脱钩型。强脱钩型的区域大致呈“一极两轴”式分布,“一极”指长株潭区域,“两轴”分别为衡阳、郴州所处的京广交通走廊带和娄底、怀化所处的沪昆交通走廊带,属交通条件较好区域,日益明显的区位优势,一方面更有利于吸引高质量的企业投资,另一方面,土地价值不断提升导致土地成本不断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土地的节约集约利用;作为典型旅游城市的張家界市属于强脱钩型,近年来张家界市不断加大旅游产品升级提档,旅游产业不断发展,而旅游产业所需建设用地相对较少;岳阳市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既处于京广走廊带,又处于长江经济带湖南前沿阵地,但近年来岳阳市不断夯实经济发展基础,一方面在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岳阳市大中型国有企业数量较多,去产能转型升级力度比较大,导致全市经济增长增速阶段性放缓,另一方面岳阳市处于长江经济带湖南省前沿阵地,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较大,建设用地增速较高,因此,岳阳市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脱钩指数呈扩张负脱钩型。
4 结论与建议
4.1 结论
本文基于脱钩理论对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关系进行研究,得出以下结论:(1)2011—2016年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速度整体放缓,因经济发展转型,湖南省经济发展向“稳增长、调结构”转变,经济发展增速逐年放缓,经济增长质量不断提升,因此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波动较大,脱钩指数曲线呈“W”型变化,且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指数波动亦较大,总体上呈“W”型。(2)湖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类型以强脱钩为主,反映了湖南省经济发展逐渐由外延式发展转变为内涵式发展,经济发展“稳增长、调结构”成效渐显。(3)各市州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发展的脱钩类型存在明显差异,强脱钩类型大致呈“一极两轴”式分布。
4.2 建议
根据上述结论,结合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笔者提出以下政策建议:(1)深入推进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工程,特别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及农村“空心房”综合治理,不断优化农村土地开发利用布局。(2)在推进长江经济带、长株潭城市群和环洞庭生态经济圈等发展战略实施过程中,紧紧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牢固树立和贯彻五大发展理念,严格执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始终坚持用高效集约的工业化模式推进工业化进程,用科学的城镇总体规划引导城镇体系发展,不断推进城镇低效用地再开发促进城市更新提质,不断完善节约集约用地机制,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布局,进一步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3)进一步通过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高技术进步贡献率,加快推进湖南省经济发展方式和土地利用方式转变,充分发挥湖南省的资源禀赋优势,大力发展生态旅游及现代服务产业,增加第三产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促进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脱钩。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OECD. Decoupling: A Conceptual Overview[Z]. Pairs, 2001.
[2] 李晓龙.经济增长与耕地非农化的互动关系研究――以湖北省为例[D]. 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07.
[3] Petri Tapio. Towards a theory of decoupling: degrees of decoupling in the EU and case of road traffic in Finland between 1970 and 2001 [J]. Transport Policy,2005,(12):137 - 151.
[4] 陈百明,杜红亮. 试论耕地占用与GDP增长的脱钩研究[J]. 资源科学,2006,28(5):36 - 42.
[5 张勇,汪应宏,张乐勤,包婷婷.安徽省建设占用耕地与经济发展的脱钩分析[J].中国土地科学,2013,27(5) 71-77.
[6] 陈英,张文斌,谢保鹏.基于脱钩分析方法的耕地占用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研究――以武威市为例[J].干旱区地理,2014,37(6) 1272-1281.
[7] 姜海,夏燕榕,曲福田.建设用地扩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及其区域差异研究[J]. 中国土地科学,2009,23(8) :4-8.
[8] 王千.河北省建设用地扩张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分析[J].资源与产业,2017,19(4)8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