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图书馆的美国有声书借阅模式

2022年7月25日14:27:17面向图书馆的美国有声书借阅模式已关闭评论
摘要

刘欣怡 徐丽芳摘 要: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移动互联网的升级,“听书”模式日益受到人们欢迎,有声书也因此迅速成长为数字出版产业中最有潜力的业务领域之一。在美国,除了常见的商业零售和订阅模式,图书馆借阅

    刘欣怡 徐丽芳

    

    

    

    摘 要: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移动互联网的升级,“听书”模式日益受到人们欢迎,有声书也因此迅速成长为数字出版产业中最有潜力的业务领域之一。在美国,除了常见的商业零售和订阅模式,图书馆借阅模式凭借价格和服务优势,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本文以美国图书馆数字资源经销商OverDrive为例,从它的产业链结构、业务模式和产品服务三大方面分析面向图书馆的有声书借阅模式,总结该模式的优势和不足,为我国图书馆的有声书运营提供借鉴。

    关键词:有声书 OverDrive 数字借阅 借阅模式 听书程序

    有声读物出版商协会(Audio Publishers Association,APA)的报告显示,美国的有声读物销售连续8年呈两位数增长趋势,2019年有声读物销售总额超过12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16%[1],新出版有声读物超过6万种,比2018年增长18%。有声书近些年已经成为美国出版商发展最为迅猛的业务板块。艾迪森市调公司(Edison Research)的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18岁以上的成年人平均每年听8.1本有声读物,高于2019年的平均数6.8本,其中有超过一半(57%)的高频受众年龄为45岁以下[2]。由此可见,有声读物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已成为年轻一代青睐的阅读方式[3]。

    但是与纸质书和电子书相比,一部优质有声书的制作过程更加复杂,通常需要经过策划、试音、排练和录制、后期编辑等步骤,是对作品的二次创作,其间包括人力、智力和技术费用,因此成本较高,定价也相对较高。根据Ebook Friendly的估算,在美国,一本8万字的小说大概可以转换成9—10小时的音频,平均每小时的制作费用为100—500美元,那么有声书的成本大约为900—5000美元,在欧美,一部有声书的定价通常为20—30美元[4]。如表1所示,笔者统计了亚马逊2020年图书热卖榜(排除无有声格式的儿童绘本)中各类格式图书的价格,由此可见,有声书的定价通常会高于电子书和传统纸质书。

    美国有声书市场常见的付费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是零售式,即读者直接购买有声书,永久性地获得该有声书的使用权。这种方式价格较高,对于没有收藏需求的用户来说并不划算。第二种是订阅式,也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模式。Audible、Downpour等主流有声书运营平台都采用会员订阅制。只要用户支付一定费用即可在一定时期内获得该平台有声书的使用权[6](美国主流有声书平台的订阅费见表2)。该方式适用于使用频率较高的用户。但是,由于市场竞争的缘故,有声书版权垄断和平台私有格式导致资源无法共享,用户的使用会受到较大限制。第三种是图书馆借阅模式,即由图书馆批量购买有声书,免费为读者提供借阅服务,从而减少平台壁垒,提高有声书的利用率。

    一、面向图书馆的有声书借阅服务

    有声书借阅服务作为图书馆传统借阅服务的延伸,在美国已有数十年历史。早在1931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就联合美国盲人基金会设立了一个开发有声书籍的项目。1955年安东尼·棣娄(Anthony Ditlow)、海伦·棣娄(Helen Ditlow)创办聆听图书馆公司(Listening Library),初步建立了有声书库,成为美国最主要的面向图书馆和学习者提供有声书分销服务的公司。不过那时的有声书主要是为了满足视障读者的阅读需求,而且有声书依托实体CD、磁带等载体,可以看作一种特殊的“图书”,其借阅方式也与图书类似。

    而数字有声书早已突破载体的限制,可以实现网络传播,大大改善了图书馆借阅服务。其一,图书馆作为公共服务提供方,其资源能够最大限度地突破商业平台的局限,丰富了有声书资源的数量和类型,而且特殊属性的图书馆(例如学校图书馆)面向特定受众,其资源还具有一定的针对性;其二,数字有声书不会因多次使用而遭到损耗,较好地实现了重复利用;其三,数字有声书突破了图书馆借阅服务的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其借阅流程更加便捷,读者只需一款终端设备即可通过线上获得有声书的访问权,且可以通过云端技术实现跨平台的同步;其四,数字有声书的借阅模式免除了传统模式下的“滞纳金”问题,“过期无效”机制为图书馆和读者减轻了负担。

    基于以上优势,有声书借阅服务受到了读者的欢迎。美国最大的图书馆有声书经销商OverDrive的数据显示(见图1):2015—2020年,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的有声书借阅量( 统计口径:全球通过OverDrive借阅有声书的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增长了221%,2020年超过1.38亿次,且每年都保持两位数增长速率,2014—2019年,有声书的借阅量增长率连续6年高于电子书的增长率(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人们通勤减少,图书馆数字借阅量增速有所放缓),预计未来仍会保持高速增长,基于图书馆的有声书借阅服务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在美国,为图书馆提供有声书服务的公司主要有OverDrive、3M(Aka Cloud Library)、HOOPLA等,其中OverDrive凭借强大的资源优势占据了超过四分之三的美国市场份额。OverDrive成立于1986年,2000年建立数字图书馆仓储(digital library reserve),开始开展数字内容分发服务,为图书馆提供数字资源下载服务。2004年,OverDrive开始提供DRM有声书下载业务。2011年,亞马逊与OverDrive达成合作,并通过后者向图书馆提供数字资源,从而拓展了OverDrive的资源库。2015年后,OverDrive被乐天(Rakuten)收购,并改名为Rakuten OverDrive,其实力进一步增强。目前,它已经发展成为美国最大的面向图书馆的数字内容经销商,与全球84个国家(和地区)的6.5万余所图书馆建立了合作关系。2020年,它通过收购RBmedia的图书馆业务,将RBdigital平台(北美、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图书馆数字内容平台)的资源转移到OverDrive产品中,进一步丰富了数字资源库。借助RBdigital业务板块,OverDrive扩大了自己的业务板块和全球网络[13]。至此,它构建了以自身为中心的有声书产业链(见图2):OverDrive沟通上游的出版商,并与以Abode为代表的技术服务商合作,最后将加工完成的有声书分销给下游的图书馆、学校以及其他零售商。

    二、B2B2C业务模式

    作为有声书经销商,OverDrive通过统一的管理对资源、服务以及用户终端进行整合:首先打通出版商和图书馆的资源;其次帮助图书馆为读者提供服务;最后借助自身平台建立起三者之间的联系。这种模式类似于电商的B2B2C(Business to Business to Customer)模式(见图3)。具体来说,出版商(B1)将资源放在OverDrive平台上,形成虚拟数字仓储;再通过平台与图书馆(B2)信息系统进行对接(B2B);然后由图书馆面向读者(C)开放资源借阅(B2C)。在整个过程中,图书馆需要向OverDrive支付访问资源的许可费用;OverDrive再根据图书馆收入向出版社支付费用;读者在遵守图书馆借阅规定的前提下,直接通过OverDrive提供的应用程序(APP)登录图书馆账号,免费借阅有声书。

    对产业链上游的出版商而言,OverDrive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点:一是OverDrive采用灵活的版权管理模式。它将受版权保护的音频转换为WMA(Windows Media Audio)格式,并通过Windows Media DRM(系Windows Media的数字权利管理系统)进行加密保护,用户只有在借阅期才能获取该音频的访问权限,从而有效保护出版商利益[14]。对于部分需要MP3等格式播放音频的图书馆,OverDrive在保证资源安全性的前提下也支持无DRM模式[15]。二是OverDrive拥有强大的图书馆合作网络和数据资源,可提供个性化的数字营销服务。它针对出版商打造了在线目录管理系统OverDrive Connect(见图4)。该系统能够结合其每个合作图书馆的特点,帮助出版商精准定位到买方,并且能够追踪和分析销售数据,帮助出版商更好地决策。目前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美国公共电视台(PBS)等全球知名出版商、媒体都与OverDrive建立了合作关系。

    对产业链下游的服务对象图书馆和书店,尤其是核心服务对象图书馆,OverDrive细分出一般性图书馆(包括公共图书馆和企业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两大主体,有针对性地提供服务。首先,基于OverDrive强大的资源库和目录管理系统,图书馆可以根据需要选择有声书,并获取资源使用情况的数据报告,从而更好地了解读者需求。其次,它推出了“电子书和有声书馆藏分享”(Shared Ebook & Audiobook Collection)项目,实现各图书馆间的资源共享,提高了资源利用率。此外,OverDrive还为图书馆提供一系列专业培训和图书馆服务,比如为图书馆举办展会和特色阅读活动等,帮助图书馆提升服务水平。

    此外,随着独立书店的发展,OverDrive还开拓了书店业务。它为独立书店的会员提供有声书借阅等增值服务,增强书店竞争力。目前,它已经与英国的水石书店、美国第三大书店BAM等达成合作。

    三、基于移动端的精细化服务

    OverDrive APP是OverDrive公司最早的一款数字资源借阅软件。它拥有丰富的格式,适用于手机端(Android、iOS)、电脑端(Windows、Mac)以及Kindle Fire阅读器;APP基于云技术,可跨平台使用,能够基于用户阅读习惯进行个性化推荐,用户则可以在不同客户端同步阅读数据;同时,APP支持Android和iOS系统下的视频播放,以及电脑端的MP3音频文件下载和转换。目前,该APP已经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0多家图书馆得到推广,中国一些图书馆也与OverDrive(中国版命名“赛阅”)合作,推出线上电子资源借阅服务。

    在移动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移动智能设备成为大部分人收听有声书的选择。OverDrive APP尽管在内容资源和功能上都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但是其复杂的功能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于是公司在2016年底推出一款针对移动端的图书馆有声读物借阅小程序Libby(见图5)。它的诞生标志着公司运营重心的转移。作为OverDriveAPP的升级版产品,Libby保留了后者登录、资源管理和收听三大基本功能,同时结合移动智能终端的特点以及人们的使用习惯,优化了APP的交互功能以提升用户使用体验。针对登录和绑定功能,Libby简化了繁琐的自助查询操作,可以基于地理位置精准定位图书馆;优化绑定功能,支持一个账号绑定多个图书馆ID,并通过更好地整合图书馆资源,避免用户频繁登录、退出的麻烦(见图6)。针对资源管理功能,Libby进一步简化借阅流程,实现了一键化操作,并且将最常用的“借阅”“预约”“标签”功能一并放在首页“书架”中,方便用户使用。针对收听功能,Libby优化HTML跳转播放模式,支持APP内在线收听、缓存以及下载,且于后台同步进行,省去了读者的等待时间。此外,Libby的播放界面保留了OverDrive的基本功能,包括添加标签、调整进度、定时关闭、调整语速和快进、倒退等功能,但细化了进度条,突出显示时间和章节信息,强化进度调整功能,以方便读者选择。从整体来看,Libby可以视为OverDrive的功能升级版和操作简化版。它更适应人们的移动阅读习惯,符合数字阅读平台发展的必然趋势。

    除此之外,OverDrive开始进军教育市场,推出“学生版OverDrive”——SoraAPP,把学校的数字教育资源与OverDrive资源库整合到Sora上,并向学校图书馆提供借阅服务,方便学生使用和學校管理。目前Sora仍处于试运行阶段,未来业务将拓展到高校以及学术机构,打造专业化的数字阅读平台。

    四、小结

    随着有声书市场的蓬勃发展以及图书馆公共数字文化服务功能的完善,图书馆借阅模式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为了扩大市场,一方面OverDrive积极扩大合作范围,不仅开拓新的海外业务,还与苹果公司达成合作,将Libby推广到Apple CarPlay(苹果的车载应用系统),为驾驶员提供人性化的有声书服务,拓展新的使用场景;另一方面,OverDrive正在逐步降低使用门槛,推出线上申请借书证等服务。它的产品和运营仍然存在一定问题。如长期以来,图书馆都面临资源有限性与需求无限性的矛盾;而该借阅模式似乎并没有很好地发挥数字内容的优势,部分有声书的预约期仍长达数月(部分原因是OverDrive与出版商的授权条款续约需要一定处理时间)。不过,OverDrive也在探索馆际资源共享等方式,努力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

    我国有声书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经逐步规范化。目前有声書付费方式主要是单次购买和订阅两种方式,图书馆借阅式服务并没有得到很好发展。国内图书馆的有声书服务则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老年群体和视力障碍者的有声书推广,如南京市金陵图书馆发起的“朗读者”项目;另一类是面向大众的有声书数据库,如湖北省图书馆的“云图有声数据库”、福建省图书馆的“天方有声读物数据库”等[16]。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类服务大多是公益性的,当前国内公共图书馆的商业有声书资源匮乏、更新较慢,且缺少成熟的借阅体系和产品支持。但是随着我国公共数字文化工程的推进以及图书馆服务的完善,基于图书馆的有声书借阅模式是有发展前景的。

    纵观OverDrive发展经验,有以下几点或可参考借鉴:一是整合有声书资源。目前我国绝大多数有声书资源都掌握在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商业运营商手中,图书馆掌握的资源非常有限,因此可以参考OverDrive与亚马逊的合作模式,整合有声书资源,扩大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库。二是集中运营。不少图书馆或学校都推出了自己的数字服务平台或小程序,但是大部分利用率较低,因此打造若干像OverDrive这样的集成式有声书管理平台也许更能有效解决问题。三是加大推广力度,借鉴OverDrive举办特色活动的经验,结合我国图书馆现状与特色开展有声书推广活动,提高公众的认知度和参与度。

    参考文献:

    [1]Audio Publishers Association.Another Banner Year Of Robust Growth For The Audioboo-Kindustry[R].https://www.audiopub.org/uploads/pdf/2018-Consumer-Sales-Survey-Final-PR.pdf.

    [2]Edison Research.The Infinite Dial 2019[EB/OL].[2021-01-25].https://www.edisonresea rch.com/infinite-dial-2019/.

    [3]Piotr Kowalczyk.Audiobook prices compared to ebooks and print books [EB/OL].[2021-01-25].https:// ebookfriendly.com/audiobooks-price-comparison-ebooks-print-books/.

    [4]Amazon Best Sellers[EB/OL].[2021-01-25]. https://www.amazon.com/best-sellers-books-Amazon/zgbs/books/ref=zg_bs_nav_0/144-7867904-3882442.

    [5]庄廷江.美国有声书出版与发行模式探析[J].出版发行研究,2017(2):89-92+105.

    [6]OverDrive.Library Readers Borrow Record Numbers of eBooks and Audiobooks in 2015[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16/01/05/library-readers-borrow-record-numbers-of-ebooks-and-audiobooks-in-2015/.

    [7]OverDrive.Readers Borrow Record Number of eBooks and Audiobooks from the Library in 2016[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17/01/10/readers-borrow-record-number-ebooks-audiobooks-library-2016/.

    [8]OverDrive. Record number of libraries surpass 1 million eBook and audiobook checkouts in 2017[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18/01/23/record-number-libraries-surpass-1-million-ebook-audiobook-checkouts-2017/.

    [9]OverDrive. Public Libraries Achieve Record-Breaking Ebook and Audiobook Usage in 2018[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19/01/08/public-libraries-achieve-record-breaking-ebook-and-audiobook-usage-in-2018/.

    [10]OverDrive.33% Growth for Digital Books from Public Libraries and Schools in 2020 Sets Records[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21/01/07/33-growth-for-digital-books-from-public-libraries-and-schools-in-2020-sets-records/.

    [11]OverDrive.Public Libraries Reach Record-High Ebook and Audiobook Usage in 2019.[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2020/01/08/public-libraries-reach-record-high-ebook-and-audiobook-usage-in-2019/.

    [12]王海.OverDrive电子书平台在图书馆移动阅读服务中应用研究[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7(05):62-64,74.

    [13]OverDrive.Publisher FAQs[EB/OL].[2021-01-25].https://company.overdrive.com/publicsher s/faqs/.

    [14]吕淑丽.Overdrive图书馆移动阅读平台的特点与借鉴[J].图书馆学刊,2013,35(09):105-107.

    [15]付跃安,黄晓斌.OverDrive图书馆移动阅读解决方案及其特点[J].图书馆杂志,2012,31(02):64-68.

    [16]赵继海.DRM技术的发展及其对数字图书馆的影响[J].大学图书馆学报,2002(1):14-16,5-91.

    (作者单位系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出版科学系;武汉大学数字出版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