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4日23:38:01已关闭评论
摘要

唐风啪啪啪,三支响箭在夜空中绽放。一支箭有敌来袭,两支箭有劲敌攻入,三支箭剑门危在旦夕,圣厅不保。剑门开门立派八十年,只有三次一支响箭,一次两支响箭。圣厅乃剑门圣地,供奉有天下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圣剑。江

    唐风

    啪啪啪,三支响箭在夜空中绽放。

    一支箭有敌来袭,两支箭有劲敌攻入,三支箭剑门危在旦夕,圣厅不保。剑门开门立派八十年,只有三次一支响箭,一次两支响箭。

    圣厅乃剑门圣地,供奉有天下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圣剑。江湖有言:圣剑在手,天下游走。事实也是如此,几代剑门的门主就是武林盟主。

    圣厅警卫森严,四周边岗哨密布,更有四大护法轮班守卫。登台阶,入厅堂,两侧帷幕高垂,当中巨幅的“剑气震乾坤”中堂下,有一个乌黑的麒麟剑台,据说剑台是千年玄铁所制,剑鞘一条青龙盘旋而下,剑柄恰是龙头。剑台前一把虎皮大椅,是门主待客迎宾时的座位,头顶“圣厅”二字,笔走龙蛇,隐隐然,含着威严霸气。

    此刻,一阵怪笑在圣厅回响:“哈哈哈,凭你们两个能阻挡本座吗?”

    此人浓眉豹目,乱咋咋黄色的胡须,宽袍大袖,不是别人,正是西域号称七国国师的莫里亨,手中魔杵八尺有余,轻微一摇,杵头环佩叮当作响。

    “哎哟,国师哥哥,您别光说不练啊!”娇声起处,是个婀娜妖娆的女子,手中丈长的素练,随风舞动,正是臭名昭着,杀人如麻,自号百花仙子的一面愁。

    厅内剑门弟子心生寒气,莫里亨西域七国无敌手,一套九阳魔杵罕有对手,更有西域魔音摄人心魄;那一面愁好采阳补阴,阅尽美男,所有男子次日俱是暴毙,手中素练软如丝,韧如钢,最擅调药使毒魅惑男人,只要是男人,无不败在她的石榴裙下。

    为首的两大护法东门悟西门雪也心底打鼓,兀自面色不改,站在厅中。

    “尔等大胆,敢趁盟主赴武林大会的空当来袭扰剑门,就不怕满门灭族吗?”东门悟刻意点出师父是武林盟主。

    西门雪一抖手中剑,金声铮铮:“剑门圣地,只怕你们有来无回!”

    “无知鼠辈!”莫里亨一声斥骂,直取西门雪。

    莫里亨大开大合,招招千钧雷霆,西门雪游身轻灵,步步脚踏莲花。只见杵身剑影,两侧帷幕飞扬。东门悟冷眼旁观,一面愁媚笑观战。

    突然,一阵怪响,低沉浑厚,人人仿佛心肺都在随声音颤动,有剑门弟子扑然倒地,人们急忙堵住耳朵,东门悟暗中运功相抗,一面愁轻蹙蛾眉,案几上的碗碟震动有声。

    莫里亨脸上露出狞笑,西门雪面色痛苦,身形渐缓,莫里亨哈哈大笑:“鼠辈,受死吧。”电光石火间,当啷一声,巨杵甩出老远,耳边怪笑骤停,只见莫里亨轰然倒下,西门雪微笑闪在一旁。

    “你,你使诈!”莫里亨一指。

    “西域魔音,不过尔尔,你该知道华夏狮子吼吧。”

    莫里亨抽搐几下,再无声息。

    “好好好,好功夫!”一声娇笑,“小女子佩服佩服!”

    大厅气氛突然怪异地轻松了许多,弟子们闻到了空气中幽幽的清香,眼前的女人更加曼妙,仿佛不是敌人,就是个女人。

    突然,那素练活物一般直奔西门雪的颈项而去,西门雪饶是身形飞快,依然被罡风扫过,脖子隐隐作痛。

    “好阴毒的女人!”西门雪舞动长剑,二人缠斗,那东门悟想来不愿欺侮女人,依然守在圣剑之前。

    白练舞动,长剑翻飞,三十个回合下来,一面愁香汗淋漓:“官人,你还更待何时?”

    西门雪正待骂:“无耻!”

    突然腰腹一痛,低头只见一支剑梢从肋下穿出,扭头看见了东门悟的狞笑。

    “你!”

    东门悟一抽剑,西门雪血流如注,倒地。

    一干剑门弟子怔在当场,却并不愤怒,倒是看着美丽的女人升起了情欲,个个眼神迷离。

    东门悟一把将女人搂在怀里。一面愁嘤咛一声,娇声道:“坏蛋!”“哈哈哈,美人,十年了,我终于等到这天,圣剑在手,我就是武林盟主!”东门悟仰天大笑。

    东门悟跳上剑台,颤抖着手,握住龙头,猛然一拔。

    时间凝固,表情凝固,一切凝固。

    那圣剑居然没有剑身,只有剑柄,或者说剑身早已齐柄折断了。

    神兵圣剑,武林盟主,全都落空了,东门悟怔立当场,汗如雨下。

    一面愁袍袖一挥,身体向外激射而去,大厅里弥漫的芳香更加浓郁。

    那东门悟岂是善类,飞身刺去,拦住女人。女人娇笑:“官人!咱们一起走,做神仙眷侣。”东门悟眼神一迷,随即一凛:“祸水,都是你害的!”

    一剑下去,一片殷红蔓延开来。不等东门悟拔剑,一阵眩晕袭来,遽然倒地。

    2880501705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