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集聚视角下中国OFDI技术创新效应研究

2022年7月25日08:12:07产业集聚视角下中国OFDI技术创新效应研究已关闭评论
摘要

刘倩倩 杨蕾[摘 要]基于双重产业集聚视角,以中国2010—2017年的省际面板数据为研究样本,理论和实证结合以及整体和局部结合的研究方法进行了分位数回归、全样本回归和东南沿海地区回归,分析了OFDI

    刘倩倩 杨蕾

    

    

    

    [摘 要]基于双重产业集聚视角,以中国2010—2017年的省际面板数据为研究样本,理论和实证结合以及整体和局部结合的研究方法进行了分位数回归、全样本回归和东南沿海地区回归,分析了OFDI对母国不同产业集聚形式的影响因子以及在不同产业集聚视角下OFDI对母国技术创新的影响效果和影响路径。结果表明:OFDI会产生积极的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效应和消极的产业多样化集聚效应;从全国来看,产业专业化集聚比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技术创新的促进作用大,而OFDI会通过产业集聚效应抑制母国的技术创新发展;从东南沿海地区来看,产业专业化集聚比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技术创新的抑制效果大,而OFDI通过产业集聚对母国技术创新有促进作用。

    [关键词]对外直接投资;产业专业化集聚;产业多样化集聚;技术创新

    [中图分类号] F121.3 ? ? ? ? ? ? [文献标识码] A ? ? ? ? ? ? [文章编号] 2095-3283(2020)10-0016-06

    Research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Effect of Chinas OFDI in Home Countr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Liu Qianqian ? ?Yang Lei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Xi'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Xi'an Shaanxi 710000)

    Abstra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ual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panel data for 2010-2017 from 29 provinces in China. With the combination of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whole and part research methods, the regressions of quantile, full sample and southeast coastal areas are performed to analyze the influence of OFDI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of home country and the influence path of OFDI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effect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OFDI can produce positive industrial specialization effect and negative industrial diversification effe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whole country, industrial specialization plays a bigger role in promoting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than industrial diversification, while OFDI will inhibit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n the home country through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effe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utheast coastal areas, industrial specialization has a greater inhibitory effect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than industrial diversification, while OFDI can promote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n home countries through industrial agglomeration.

    Key Word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dustrial Specialization; Industrial Diversificati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一、緒论

    据统计,在2018年末,中国对发达经济体的投资存量达2431.7亿美元,虽然占比仅为12.3%,但比对2013年却增长了165.8%①,可见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国对外直接投资(OFDI,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的主要投资国正在逐步向发达国家转移。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投资目标转向拥有先进技术的发达经济体。

    随着OFDI的稳步发展,其对于国内产业的影响也逐渐成为关注的热点。目前,我国正在形成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和中西部四大产业集聚区,这将进一步提升我国的技术发展水平。在全球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现状下,中国要实现从“制造”到“智造”的发展转变,产业集聚所带来的经济与技术效应也许可以助力这种转变的实现。

    OFDI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强大驱动力之一,对我国经济发展、产业结构等具有重要影响[1]。OFDI对我国经济贡献巨大,而技术创新作为引领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之一,其重要性与必要性可见一斑。引人深思的是,在进行对外投资的过程中,对母国的技术创新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产业集聚在OFDI的逆向技术创新溢出的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不同形式的产业集聚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是否会有所不同?OFDI是否会通过影响母国产业集聚进而产生技术创新溢出?在产业集聚视角下研究OFDI的母国技术创新效应具有研究价值和意义。通过OFDI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相关研究、OFDI产业集聚效应的相关研究以及产业集聚对技术创新的影响研究这三方面来进行文献评述与总结。

    二、OFDI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研究

    国外学者对OFDI逆向技术溢出效应的相关理论及实证研究相对较早于国内学者。Potterie, Lichtenberg(2001)以全要素生产率(TFP)作为衡量技术进步的指标变量,发现在大国之间可以通过OFDI的方式获取逆向的外资R&D利益[2]。Tang J, Altshuler R(2015)利用美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行业数据,证明了美国跨国公司对同一行业、下游行业以及上游行业的美国国内企业存在溢出效应 [3]。国内学者如杨世迪,韩先锋,宋文飞(2017)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研究,发现OFDI对GTFP(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呈现出正向非线性规律,且积极的绿色生产率增长效应主要体现在东、西部地区 [4]。李梦娇,薛鹏(2019)采用国内发明日专利申请量为指标,实证结果显示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与技术进步存在长期均衡关系[5]。

    三、OFDI产业集聚效应研究

    国外学者如Kogut, Bruce(1983)认为企业通过OFDI在东道国形成产业集聚和在母国形成市场集聚的过程中主要是利用其比较优势[6]。Fosfuri, Motta(1999)认为技术寻求为目的的OFDI倾向于在东道国技术水平较高的地区形成集群,并吸收当地的先进技术,再逆向反馈至母国企业[7]。国内学者如丁宁(2010)从OFDI的资本效应视角出发,借鉴区位熵衡量集聚度水平,论证了OFDI对区域创新有正向影响[8]。龚新蜀,李梦洁,张洪振(2017)基于Super-SBM模型研究发现我国OFDI存在集聚规模经济效应和集聚资源配置效应,此两种OFDI集聚效应可对工业绿色创新效率有显著的促进作用[9]。聂飞,刘海云(2017)构建了OFDI的制造业聚集决定模型,实证分析发现OFDI通过规模经济效应和逆向技术溢出进而会对制造业聚集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10]。赵珺楠(2018)从三个维度梳理了OFDI对服务业集聚的作用机制,并基于省际数据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显示由OFDI带来的母国第三产业需求增长会对服务业的集聚产生直接的正向推动作用[11]。

    四、产业集聚对创新的影响研究

    国内外学术界认为OFDI的产业集聚效应会进一步引致两种集聚经济效应:规模经济效益和技术反馈效应。Porter(1998)提出了产业集群理论,认为集群可以降低企业之间的交易成本,提高工作效率,进而提升整个区域内的创新能力[12]。王海光,丁宁(2008)研究发现在中小企业的长期发展中创新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产业集群环境恰恰可以为内部企业提供一个创新的良好环境,且集群内的企业创新速度要远远高于集群外的企业创新速度[13]。刘睿智,蔡方巧彦,胥朝阳,赵晓阳(2019)以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OFDI数据为基点,发现集群效应能够影响技术创新和产业协同发展从而对中国制造业海外投资区位的选择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14]。赵甜,方慧(2019)在分析OFDI对国内的创新效率影响机制时发现产业集群效应使得在对发达国家进行OFDI时可以更加接近国际先进技术和创新研发,使得企业的创新能力提升的更快更优质[15]。

    总结和思考已有文献所采用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尝试从理论层面和实证层面综合研究在产业集聚视角下OFDI的逆向技术创新溢出效应,并在研究结果的基础上提出可行的政策及建议。

    五、理论基础与作用机制分析

    (一)OFDI的母国产业集聚效应

    进行OFDI的企业在吸收东道国的技术优势、资源优势、劳动力优势、管理优势后,会通过要素转移使母国企业积累一定的所有权优势,再通过OFDI逆向技术溢出效应(OFDI Reverse Technology Spillover Effect)进一步促进母国企业技术优势的形成,进而提升母国企业市场竞争优势,接着母企业通过自身比较优势溢出吸引其他同类或非同类企业向母企业集聚,最终形成以母企业为中心的产业专业化集聚以及产业多样化集聚。Alfred Marshall(1890)是最早也是最全面关注产业集聚效应的新古典经济学家,他提出了“产业区”这一概念,即有大量企业或产业在某一区域集中的集群现象,并以外部规模经济效应来解释产业集聚形成的现象[16]。据此,将OFDI产业专业化集聚理解为具有专业化外部性特征的集聚现象,将OFDI产業多样化集聚理解为具有多样化外部性特征的集聚现象。

    (二)OFDI母国产业集聚效应对技术创新影响

    Joseph Alois Schumpeter(1934)将技术创新与产业集聚结合分析由此提出创新产业集聚论,他认为创新非孤立产生,而是趋向于集聚形式产生,这其实是因为在某些“先驱者”创新之后,其他多数企业会紧跟其步伐,并且创新的产生更容易倾向于集中在邻近“创新先驱者”的企业中[17]。

    在OFDI的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视角下,寻求技术动机、寻求自然资源动机以及寻求劳动力动机的OFDI都是形成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的来源,这三种投资动机一般会通过溢出效应,为母国产业提升技术水平、降低生产资料成本与劳动力成本,更加倾向于促进母国产业的专业化生产,同时更能吸引与之同类的企业向该企业集聚。在产业专业化集聚区内,通过技术溢出效应和资本—劳动力配置效应的双重作用,在吸取海外先进技术、优质自然资源和高技术劳动力的同时,整合母国产业的资本积累与劳动力,改善创新环境,增加创新可能。

    在OFDI的母国产业多样化集聚视角下,寻求技术动机、寻求市场动机和寻求战略资产动机的OFDI更有利于促进母国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形成,美国经济学者Laurence J. Peter, Raymond Hull(1960)提出每一个组织都是由各种不同的阶层所排列组成的,每一个个体都隶属于其中的某个阶层[18]。推广至产业,该理论也同样成立,每个产业在“产业区”内担任不同的“角色”,而这三种投资动机一般会通过产业结构效应,以母公司为中心,吸引上、下游的相关联产业集聚,进而形成多样化集聚的产业形态。在产业多样化集聚区内,通过OFDI率先获取了东道国先进技术、市场资源以及管理与战略资产的“先驱者”以自身作为中心吸引大量各类产业向其集聚,而多样的产业集聚后会进一步以人作为媒介,以知识溢出作为传播渠道,进而影响技术创新。

    根据以上理论基础,笔者整理出OFDI母国产业集聚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机制如图1所示。

    六、中国产业集聚现状分析

    测度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SAit采用行业集中度②指标,该指标是最常用的指标之一,能够形象地反应产业专业化的集聚水平。测度产业多样化集聚程度DAit是以HHI指数③的倒数为指标,综合考虑了产业总数和产业规模两个因素的影响。SAit、DAit数值越大,集聚的程度越大。计算公式如下:

    对比了2013年和2017年的各地区产业集聚度数据(图2),发现有几个明显的峰值,包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且几乎不会随着时间而移动。专业化集聚较高的区域或是经济中心,亦或是东南沿海地区,这说明我国在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方面仍具有地区不均衡的特性。

    广东的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最高,其原因可能是地处沿海,拥有运输与交易成本低廉的先天优势,率先扩大了出口市场规模,进而吸引产业在当地集聚。

    而天津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高可能是取决于其“一基地三区”的定位,体现了天津独有的港口优势、长期以来在制造业发展和研发方面的积累以及金融优势。

    总体而言,我国产业专业化集聚呈现出“高低不平却稳定发展”的特点。

    从图3来看,与我国产业专业化集聚的相同之处在于产业多样化集聚同样是存在几个明显的峰值,而不同之处则在于峰值所在的地区不一样,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峰值地区包括北京、内蒙古、黑龙江、海南、新疆。北京是行政中心,海纳百川,容易形成多样的产业集聚。多样化水平与区域规模存在正相关关系,区域规模越大的地区产业多样化集聚水平越高[19],内蒙古、黑龙江、新疆都是我国面积大省,其产业多样化集聚程度自然较高。海南在“十三五”期间,着力构建包含旅游、农业、互联网、医疗、金融等12大特色产业,有效助力了其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发展。

    就我国产业集聚整体来看,不论是产业专业化还是多样化集聚,均存在区域异质的特性,可见我国各省份产业集聚发展不均衡。

    從产业集聚视角来研究中国的OFDI对技术创新的影响,结合以上对我国产业集聚呈现区域异质特性现状的分析,首先分析OFDI是如何促成我国产业集聚,进而分区域研究OFDI的母国产业集聚如何影响技术创新。

    六、实证分析

    (一)模型构建与说明

    通过对OFDI的母国产业集聚影响技术创新的理论传导机制分析后,将基于省级面板数据,构建OFDI的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效应方程、OFDI的母国产业多样化集聚效应方程以及OFDI的母国产业集聚影响技术创新方程如下,其中,方程(1)、(2)中的被解释变量即产业专业化集聚变量和产业多样化集聚变量为方程(3)中的核心解释变量。

    其中,SAit、DAit、INNOit分别表示i省份t年的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产业多样化集聚程度和技术创新水平,作为三个方程的结果变量。OFDIit表示i省份t年的OFDI存量,作为三个方程的核心解释变量。此外,还有KIit和LINKit表示i省份t年的资本—劳动力要素配置和产业关联度,分别作为方程(1)和方程(2)的核心解释变量。方程(3)中引入了OFDIit分别和SAit、DAit的交互项,用以分析OFDI逆向技术创新溢出的影响路径。FDIit则表示i省份t年的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作为方程(3)中的控制变量。εit为随机扰动项。

    (二)变量选取与数据来源

    1.被解释变量

    产业专业化集聚变量SAit采用行业集中度指标测算,产业多样化集聚变量DAit是以HHI指数的倒数来进行测算的,技术创新变量INNOit是以各省份国内专利申请数来表示,并取其对数形式。

    2.核心解释变量与控制变量

    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变量OFDIit以各省份的年末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存量数据来表示,并取其对数。资本—劳动力要素比重变量KIit是以各省份固定资本总额与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数的比重来表示,并取其对数,其中固定资本总额是采用折旧率为4%的永续盘存法计算的。产业关联度变量LINKit以第三产业生产值与工业生产值的比重表示,并取其对数。交互项lnOFDIit×SAit和lnOFDIit×DAit用来反映在产业集聚视角下OFDI对技术创新的影响路径。实际使用外资变量以各省份年末实际使用外资金额数据表示,并取其对数。

    选用中国2010—2017年29个省份(因部分数据的不可获得性,去除西藏自治区、青海省以及港澳台地区)的面板数据④共232个样本作为研究样本,其中数据来源于历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

    七、实证结果与分析

    (一)分位数回归结果分析

    根据模型1和模型2的传统回归结果判断,可能不同程度的OFDI对结果有不同的影响,故采用分位数回归(Quantile regression)⑤对其核心解释变量进行分析。如表 4显示,就OFDI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的决定方程回归结果而言,在产业专业化集聚分位数水平为0.05时,OFDI存量对于当前的产业专业化集聚在5%的显著水平下存在显著的负向影响,但是影响相对较低。当产业专业化集聚分位数水平处于0.5或高于0.5时,OFDI存量对当前产业专业化集聚在1%的统计水平下有显著的递增式正向影响。当产业专业化集聚分位数水平处于0.75以上时,资本—劳动力配置对其有负向影响,且在1%的统计水平下显著。表明了在产业专业化集聚程度较低时,产业集聚会受到OFDI对其产生的抑制作用,而当产业专业化集聚处于较高水平时,产业集聚受到OFDI的正向影响则相对较高。就OFDI母国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决定方程回归结果而言,无论产业多样化集聚在低分位数水平还是在高分位数水平,OFDI存量对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形成皆存在显著的抑制作用,这是因为在进行对外投资的过程中,产业资本、人员转移等的不利因素会影响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形成。产业关联程度在不同分位数水平下对产业多样化集聚的形成均有显著的促进作用,这也是符合产业结构常识的。

    (二)全样本回归结果分析

    如表2所示,从全样本回归结果来看,产业专业化集聚相对于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我国的技术创新有更大程度的显著的促进作用,这表明在全国范围内,专业化集聚更有利于促进技术创新的发展。作为核心解释变量之一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在1%的统计水平下,对技术创新有显著的促进作用,这主要得益于从OFDI中获得的技术溢出。OFDI分别与产业专业化集聚、产业多样化集聚的交互项的系数均显著为负,表明OFDI会通过产业集聚效应来抑制母国的技术创新水平的进步,且OFDI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的抑制效果更大,这可能是由于我国目前对外直接投资的目的国大多为技术水平落后但劳动力廉价的发展中国家,一般很难形成逆向技术创新溢出。实际使用外资会对技术创新产生显著的正向推动作用,说明外资的引进会对地区技术创新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助力。

    (三)东南沿海地区回归结果分析

    如表2所示,从东南沿海地区的回归结果来看,产业专业化集聚和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技术创新均呈现出显著的抑制效果,且产业专业化集聚的抑制性影响更大,表明了当专业化集聚的水平越高,东南沿海地区的技术创新水平会越差,这可能是因为目前在东南沿海地区仍然是以制造业集聚为主,而制造业的集聚很大程度上只会带来技术效率的提高,对技术创新反而会起到反作用。不同于全样本回归结果,东南沿海地区回归结果中OFDI与产业专业化集聚和产业多样化集聚的交互项系数却显著为正,并且OFDI与产业专业化集聚的交互项的系数相对更大,表明OFDI通过产业集聚效应会对母国的技术创新发展有推动作用,且通过产业专业化集聚的促进效果更大,原因可能是东南沿海地区的对外开放度较高,因此有更大的可能性去率先接触到对发达国家进行对外直接投资的机会,而这样的OFDI一般是技术寻求型,因此对母国会产生更大强度的逆向技术创新溢出效应。实际使用外资对技术创新产生显著的推动作用,这与全样本下的回归结果一致。

    (四)稳健性检验

    因对方程(1)和方程(2)做了分位数回归,故已经证明了这两个模型的稳健性,在该部分不再重复其稳健性检验,在此仅对方程(3)的全样本和东南沿海地区采用变量代替法进行稳健性检验,用专利授权数代替技术创新水平。回归结果如表3所示,除全样本和其余地区检验结果中的部分变量的显著性略有变动之外,与表2中变量的估计结果和显著性基本一致,说明本文的OFDI母国产业集聚影响技术创新决定方程的回归结果基本稳健。

    八、结论与政策建议

    选取了2010—2017年的中国省际面板数据,基于产业集聚的视角,分别构造了包含影响因子的OFDI产业专业化集聚、OFDI产业多样化集聚以及OFDI对母国技术创新的决定方程,进行了分位数回归、全样本回归和东南沿海地区回归,以理论和实证结合以及整体和局部结合的研究方法分析了OFDI对母国产业集聚的影响因素以及在产业集聚视角下OFDI对母国技术创新的影响路径以及影响效果。得出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OFDI会促进母国的产业专业化集聚,抑制母国的产业多样化集聚,且在不同程度的产业集聚水平下,OFDI對其影响效果不同。

    第二,从整体来看,产业专业化集聚对技术创新有显著的正向推动作用,而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技术创新的正向推动作用则相对较小。从东南沿海地区来看,产业集聚对技术创新存在显著的抑制效果,且产业专业化集聚相较于产业多样化集聚对技术创新的抑制效果更大。

    第三,从整体来看,OFDI会通过产业集聚效应来抑制母国的技术创新发展,且OFDI母国产业专业化集聚对技术创新的抑制效果更大。而从东南沿海地区来看,OFDI通过产业专业化集聚对母国技术创新的促进作用更大。

    实证结果的分析对于现阶段的中国如何通过OFDI对母国技术创新产生积极且有效的影响具有至关重要的政策启示意义。Richard Freeman(2017)在阐述中国的专利迅猛增长的现象时提到,专利发展对于产业内生产力、利润率和就业增长具有较强的正向作用⑥。因此,为实现我国在经济“新常态”局势下的平稳发展,基于实证研究结果,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第一,政府应因地制宜地制定相关的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政策,比如为进行投资的企业提供便利的融资渠道以及政策优惠等,以提高我国产业集聚水平,充分发挥集聚经济效应。

    第二,应加大对发达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力度,为充分获取OFDI的逆向技术和资本溢出提供可能。

    第三,在不同的产业集聚水平下,应有针对性地制定政策措施,以最大程度地发挥OFDI对产业专业化集聚的促进作用。

    OFDI所产生的产业集聚效应以及逆向技术溢出效应会对我国企业、产业的技术创新发展提供助推力,进而可能会对我国目前产业产能过剩、产业同构、部分产业“空心化”以及企业成本上升等问题有所改善,实现我国经济从“粗放型”增长转变至“集约型”增长。

    [注释]

    ①数据来源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

    ②公式中Xij表示i省份j行业的从业人员数,则表示i省份所有行业的。

    ③HHI指数即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

    ④部分缺失数据已采用插补法进行处理。

    ⑤分位数回归即QR回归的原理是将数据按被解释变量分成多个分位数点,用以研究在不同分位点的情况下回归的影响关系,且在分位数回归下的参数结果精确度要优于传统的回归结果。

    ⑥此为2017年 2月22日Richard Freeman教授在第五届张培刚经济学纪念讲座中进行的题为“Patent Explosion”的演讲中所发表的观点。

    [参考文献]

    [1]李梦娇,薛鹏.发展中国家对外直接投资与母国产业结构优化研究综述[J].对外经贸,2019(02):24-27+46.

    [2]Potterie B P, Lichtenberg F. Doe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Transfer Technology Across Borders?[J].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2001, 83(3): 49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