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卷与台湾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比较

2022年7月25日14:29:12全国卷与台湾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比较已关闭评论
摘要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新课标全国卷和台湾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进行比较,探究两岸在高考语文试题命制中形式与内容上的差异,找到相互借鉴之处,充分反映学生素养发展水平,以发挥其导向作用。关键词:全国卷 台湾指考 古诗歌鉴赏语文考试是对语文知识和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新课标全国卷和台湾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进行比较,探究两岸在高考语文试题命制中形式与内容上的差异,找到相互借鉴之处,充分反映学生素养发展水平,以发挥其导向作用。

    关键词:全国卷 台湾指考 古诗歌鉴赏

    语文考试是对语文知识和语文能力的检查和评价,对语文教学和教材编制发挥着导向作用。现阶段大陆使用全国I卷、II卷居多,新课程标准颁布以来,高考语文命题原则指出应着眼于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作为和大陆有着同根同源的台湾“国文”也历经了几次变革。研究二者在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上内容和形式上的差异,分析其利弊并相互借鉴,以期促进学生语文核心素养提升,发挥语文考评的多种功能。

    一.全国卷与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形式比较

    古诗歌鉴赏是高考语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鉴赏能力是学生发展语文核心素养的一个关键能力。为了清晰了解两岸高考语文试卷,笔者选择了适用省份较多的全国卷I和台湾指考(国文)卷进行量化分析。

    题量上,全国I卷仅2道题目,指考卷以2-3道题。题型上,17年前全国I卷是主观题,近几年是主观题和客观题相结合;而后者一直是客观题,单选和多项选择相结合。分值上,前者设9-11分,占整体比例不多且具有较强的稳定性;后者是占试卷总分的8%,且逐年增长。赋分表述上,前者表述简单,而后者独具特色。如以民国108年为例,多选题:“各题之选项独立判定,所有选项均答对者,得4分,答错一个选项者,得2.4分;答错两个选项者,得0.8分,答错多于2选项者或所有选项均未作答者,该题以零分计算。”各选项独立设定,其中一个选项答错此选择题仍然有分而不是全部作零,可以激励学生积极参考。试题分布上,前者集中设题,而后者则是分散设题,或者以题目组合形式设题。

    全国1卷古诗歌鉴赏试题命题注重稳定性,在题量和分值上变化不大,集中设题;自新课程标准颁布,全国卷由原来的主观题发展为主观与客观题各占一半的比例,形式多样,能够多角度考查学生对古诗歌的理解和把握,又能反映学生思考的过程。相反地,台湾指考(国文)卷呈现着客观试题占试卷大半江山。以单项选择或多项选择设题,虽评分客观,减少阅卷误差,但缺乏主观性,不能反映学生思考的过程,且具有一定的猜测性。

    二.全国卷与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内容比较

    新课标全国卷和台湾指考卷都重视对语文知识和语文能力的考查,笔者在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的内容上从考查方向、诗歌取材、命题方式三个方面对比。

    (一)考查方向

    二者都注重诗歌的基本知识的掌握情况,注重通过对诗歌细节性的解读来检验考生对诗歌的整体把握。台湾指考卷108年真题题干是辛弃疾词作《丑奴儿近》,选项是词上下阙解释。2019年全国卷II题干是唐诗《投长沙裴侍郎》,选项是对诗歌的理解与分析,如“诗人表示,虽然自己的社会地位低下,但对儒家思想的信奉坚定不移。”2019年兩岸高考语文试题中,指考(国文)卷考查苏轼词,而全国II卷考查是唐诗,虽题材和体裁类型不同,却可发现二者在诗歌考查方向上具有相似性,都倾向通过诗歌的细节赏析设题,考查学生鉴赏诗歌的基本能力。

    (二)取材方向

    诗歌体裁上,台湾指考卷在体裁上不限于唐诗,选用宋词或曲,且还将现代诗歌和古代诗歌结合设题;而历年全国卷体裁以唐宋古诗为主,其中唐诗所占比例高达80%,很少以宋词或现代诗歌设题。诗歌朝代上,前者以唐宋诗词为主,教材内外共同设题;前者不仅选用一些诗歌名家,还有对学生而言相对陌生的诗人作品;后者则是以唐诗为主,主要是《全唐诗》。翻阅历年真题,发现会选用古诗名家的小众化作品或小众诗人的代表诗作。诗歌避免出自教材,但会在相关选项或赏析时用课内古诗作为引子进行鉴赏。诗歌篇幅上,前者一般会给出原诗,选项可以是某首诗歌单独一句,会选用一段现代文或现代诗歌的某句,选项是与之相关的某句诗,并会给出分析;后者则是选用全诗,客观题选项围绕着诗歌的首颔颈尾联进行赏析,考查对诗歌细节处和对诗人情感的理解和把握,主观题则是进行对诗歌形象、语言或情感的鉴赏。

    (三)命题方式

    台湾指考卷古诗歌鉴赏试题主要的命题方式有以下三种:第一,一首古诗赏析,选项以诗歌的内容写作技巧、语言风格或情感设题,选择出正确或错误的答案。第二,诗歌对比鉴赏,以两首诗歌的内容、语言、情感考查。第三,古诗歌与现代诗歌比较,立足于某种诗歌表现手法或语言风格,选用古今材料进行分析,如民国107年第7题,题干出自北宋黄庭坚《寄黄几复》,指出其运用对比手法,在选项问句中找到同样采用对比手法的诗句,选项的诗句全部来源于现代诗歌,A项是现代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B项是现代诗歌《白荻》。即台湾古诗歌鉴赏倾向于选取不同时空的材料进行考查一个相同的诗歌表现手法。

    全国卷在古诗歌鉴赏试题的命题方式上以客观与主观试题相结合,即体现标准化考核,同时又能体现学生的思维过程。客观题主要是从诗歌的形象、意境、诗人情感态度入手,既有宏观理解也有微观方面的阐释。而主观题主要以能体现学生对诗歌鉴赏的思维过程的展现为核心,其设题角度以炼字、赏析诗句、诗歌表现手法、诗歌情感态度等为主,更加注重体现学生的思考鉴赏过程。

    相比较于全部是客观选择题进行考查的指考(国文)卷,全国卷以主观试题的考查,虽能体现学生思考的过程,但也有其弊端:不能做到科学公平。由于每位学生都有着不同的认知能力、文学素养等,那对同一古诗歌的鉴赏会出现不同的见解,学生思考的结果与参考答案之间的衡量很难做到科学有效、客观、公平。

    三.两岸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的相互借鉴与思考

    通过对比新课标全国卷与台湾指考(国文)卷从试题命制的内容与形式,发现二者具有相似性,又各具特色。大陆高考考核目的是选拔人才,强调学生的文本解读能力,台湾高考强调测验学生进阶的语文、文学和文化素养,考查范围较广,课内课外相交融。二者在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中都有值得相互借鉴和优化的地方。

    (一)指考(国文)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对全国卷的借鉴

    1.更新试题类型,主观与客观试题相结合

    指考(国文)中古诗歌鉴赏试题一直是单项或多项选择,虽有一定的科学标准,但缺乏体现学生的思维过程,不能深入地反映学生思维发展以及鉴赏能力。“它只能测试求同思维,而无法测试求异思维,在认识和再现属于不同的心理过程,因此即使以同是客观题而論,选择题有时也并非最佳题型。”因此台湾指考(国文)应该向新课标全国卷借鉴,尽量适时适度更新试题类型,以主客观试题相交融展现。

    2.加强选用课外古诗歌鉴赏的力度,多方位考查

    全国卷古诗歌选材以课外为主,选用学生日常不会遇到的古诗歌,为了避免押题与猜题,选材上尽量达到公平性,也是知识从课内向课外迁移。指考卷仅15%的内容选自课外,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生平时对古诗歌的学习和鉴赏能力的发展,因此应该课内课外都有所涉及,提高学生的知识迁移和内化的能力。

    3.加强对古诗歌的解读和评价的能力。

    全国卷在主观试题以反映学生的思维过程为目的,而台湾欠缺这一点,即在指考(国文)卷中多以考查学生古诗歌方面的语文知识,如对比手法、意象等,而不能体现其语文关键能力,即理解、鉴赏、评价的能力,缺乏过程性因素。

    (二)全国卷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对指考(国文)卷的借鉴

    1.提高古诗歌鉴赏试题灵活度

    在台湾指考(国文)中古诗歌鉴赏命题中会发现在单项和多项试题中会出现单独设题和组合设题,不会形成一定的试题固定形式。在这方面上大陆高考固定的设题方式会限制学生平日对诗歌的积累,许多学生会针对这一考试“套路”学习,缺乏对语文外延的学习而导致知识的僵化。

    2.选材上教材内外相结合

    大陆在古诗歌鉴赏上强调以课外为主,应尽量形成多元选材,加强知识的迁移性,更好地促进学生审美鉴赏能力和阅读能力的提升。那么在试题命制上如何平衡课内外选材以及选材的时代性还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3.加强古诗歌鉴赏试题的生活化,拉近学生距离

    台湾在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中会以古诗歌与现代诗歌形成比较性阅读,与学生生活相关,减少时空差异。大陆在古诗歌试题命制中以古诗歌为主,题材选用咏史怀古、军旅诗等,很难和现代学生产生共识,因此在这方面上全国卷在试题命制中应适量考虑学生的生活化视野,尽量能让学生和古诗歌产生心灵的共鸣。

    通过大陆和台湾在古诗歌鉴赏试题命制的比较,以期引起两岸对古诗歌试题命制的思考与革新,它不仅关乎对语文知识和能力的考查,还会对语文教学和教材编制起着预测、导向作用;不仅关系学生外在学习结果与学生内在的学习品质,更关系着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的提升。

    参考文献

    [1]倪文锦.语文考试论[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6.

    [2]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19年考试纲要(语文科)[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3]https://www.ceec.edu.tw/台湾大学入学考试中心.

    (作者介绍:朱凤杰,扬州大学文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