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聊斋志异》辛十四娘人物形象

2022年6月2日19:09:45浅析《聊斋志异》辛十四娘人物形象已关闭评论
摘要

杜锦琰摘要:《辛十四娘》是《聊斋志异》中描写狐妖的精彩篇章,讲述了辛十四娘与冯生的爱情故事。辛十四娘虽身为狐妖,但她心地善良,喜欢行善积德、助人为乐。本文主要就辛十四娘这一人物形象对文本展开剖析,揭示

    杜锦琰

    摘要:《辛十四娘》是《聊斋志异》中描写狐妖的精彩篇章,讲述了辛十四娘与冯生的爱情故事。辛十四娘虽身为狐妖,但她心地善良,喜欢行善积德、助人为乐。本文主要就辛十四娘这一人物形象对文本展开剖析,揭示辛十四娘这一传奇女性的人物形象。

    关键词:《聊斋志异》;辛十四娘;人物形象

    《聊斋志异》是中国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全书大多以描写花妖狐魅和人的恋爱故事为主,辛十四娘正是这样一个狐妖形象。作者在辛十四娘这一人物形象中给予了太多期待,可以说辛十四娘这一角色是完美无瑕的。

    一、容色娟好,志趣高雅的人物形象

    “着红帔,容色娟好。”[1]这是冯生初见辛十四娘时对她容貌的第一印象,仅仅是“容色娟好”这四个字就留给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就好似《陌上桑》中关于秦罗敷的描写——“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如何之好,文本中都未曾正面描写。“果有红衣人,振袖倾鬟,亭亭拈带。” [1]这是作者对于冯生再见辛十四娘时的外貌描写,打扮华美,手捻着腰带,亭亭玉立。早在魏晋时期在民歌《孔雀东南飞》中也有类似描写,如“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之后作者对于辛十四娘的外貌并无直接描写,我们只知道她是个“刻莲瓣为高履,实以香屑,蒙纱而步者” [1] 的女子。莲花是佛教的圣花,刘禹锡曾言:“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也说明十四娘志趣高雅,有着向往纯洁的品格。

    根据英伽登的观点,图式化外观层有许多“不确定点”。《聊斋志异》中辛十四娘的外貌、品格究竟如何,正是需要读者们立足这些“不确定点”去展开想象。

    二、性格坚强的賢妻形象

    在面对郡君为自己主持婚姻之时,她不答应、不回绝,而且力求回家请示父母,这说明她性格刚直。十四娘自从嫁给冯生后,就被定位为一个贤妻形象,事事以夫家利益为重。在冯生被冤枉的时候,十四娘从未放弃,一直为冯生奔波,没有一点怨言,更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一个柔弱的女子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智慧解救丈夫,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挣脱了传统女子只知道相夫教子的形象,这说明女性的地位在《聊斋志异》中还是有所提高的。在为解救冯生奔走的过程中,十四娘感受到了这尘俗世界的世态炎凉,但她仍旧不屈服,她虽为狐妖,在解救丈夫的过程中她却没有使用任何法术,完全遵守凡尘俗世的法则,用人世间的规则解救丈夫,这对于一个初出人世的狐妖来说不仅需要一定胆识,还需要十分坚强的心智。当她厌倦尘世想要离开冯生时,冯生哭着跪在地上不起来。在十四娘病重之时,看到容颜衰老的十四娘,冯生依然哭着哀求。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十四娘的坚强。

    三、勇于冲破束缚的叛逆形象

    在婚姻大事上,十四娘听从父母安排嫁给冯生。出嫁后她隐去了自己本身的狐性,和传统女性并无二致。在尘世之中,辛十四娘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无论经历怎样的艰难困苦,她从来不动用自己的任何法术,而是凭借坚强的心智去化解,这使她作为一个封建女性在文中大放异彩,其光彩甚至超越了最先出场的男主人公冯生。正是这样一个趋近于无限完美的角色的身上还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与叛逆,是尘世的世态炎凉彻底激发了十四娘的这种叛逆,甚至让她冲破了对于尘俗的留恋,于是她决定摆脱这些痛苦。身心具疲,容光顿减,对尘世早已不再留恋的她,用自己的生命反抗着对于世态炎凉的无奈,希望去寻求一个新的栖息地,最后她的反抗成功了,她位列仙班,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再也不用忍受人性凉薄。

    四、总结

    辛十四娘善良而美丽,她是个贤妻,同时她也是一个志趣高雅敢于冲破束缚的人。这一人物形象未尝不可以看做是蒲松林的化身,蒲松林很早就考中秀才,后来屡试不第,看破官场黑暗与腐朽,于是脱离了世俗。正是这样一种人生的体验,蒲松林才能够写出《聊斋志异》这种“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文言短篇小说。十四娘从初入凡尘,遵从人世间的种种,不敢有丝毫逾矩,到看破尘世间的凉薄决定离开尘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人生经历与蒲松林十分契合。因此,十四娘的人物形象未尝不可以看作是蒲松林真实形象的一种理想化书写。

    参考文献:

    [1]蒲松龄.聊斋志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