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关系研究

2022年7月9日21:35:56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关系研究已关闭评论
摘要

余璐 朱巧云【摘要】对298名5~6岁幼儿的学习品质和模式能力进行调查发现,幼儿学习品质和模式能力均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学习策略、模式复制能力得分最高,专注力、模式拓展能力得分最低;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总

    余璐 朱巧云

    

    

    

    【摘要】对298名5~6岁幼儿的学习品质和模式能力进行调查发现,幼儿学习品质和模式能力均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学习策略、模式复制能力得分最高,专注力、模式拓展能力得分最低;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总体呈显著正相关,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专注力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的相关性不显著;胜任动机能显著正向预测模式能力,且对模式复制能力的预测力较强;学习策略能显著正向预测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且对模式拓展能力的预测力最强。研究者据此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5~6岁幼儿;学习品质;模式能力;关系

    【中图分类号】G6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604(2021)03-0018-06

    幼儿学习品质是幼儿在学习活动中表现出的持续、稳定的行为倾向。研究发现,幼儿5岁时的学习品质对9岁时的社会性发展有显著预测作用,能够显著负向预测外化的问题行为,显著正向预测社会技能。〔1〕已有研究还考察了学习品质与早期学业成就的关系,发现胜任动机、专注力、自我控制等学习品质与语言、数学、科学等领域的入学准备呈显著正相关。〔2,3〕有研究进一步分析了学习品质对不同数学能力的影响,发现利用已有信息对非正式数学能力的预测力最强,坚持性对正式数学能力的预测力最强。〔4〕可见,幼儿学习品质可能会正向预测其数学能力,且不同学习品质的预测力有所不同。

    模式能力是数学符号抽象思维发展的标志之一,主要是指幼儿认识、理解、应用事物之间规则性关系的能力,包括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等。模式能力受年龄、情境、执行功能等影响,大班幼儿处于模式认知发展的关键阶段。〔5〕研究发现,在控制年龄、前期数学知识等变量后,重复性模式能力能显著正向预测幼儿入学时和学期末的数学知识。〔6〕已有研究在调查学习品质与数学能力的关系时,大多选取数、量、空间形状等作为数学能力评估指标,较少关注幼儿综合解决问题的模式能力,很少剖析学习品质对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等的具體影响路径。本研究旨在考察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关系,以期为培养幼儿良好的学习品质,提升模式能力,科学做好入学准备提供参考。

    一、研究设计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采取随机抽样法在四川省和重庆市多所公办一级幼儿园抽取298名5~6岁幼儿为研究对象。其中,男孩156名(占52.35%),女孩142名(占47.65%);独生子女188名(占63.09%),非独生子女110名(占36.91%)。

    (二)研究工具

    1.幼儿学习品质调查

    本研究采用麦克德莫特等人编制的《学前儿童学习行为量表》(Preschool Learning Behavior Scale,PLBS)调查幼儿学习品质,由幼儿家长填写。〔7〕该量表经过多次修订,有较好的信效度。〔8〕该量表共29个题项,包括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专注力三个维度。学习策略主要是指幼儿在活动中应对和解决问题的行为倾向,共12个题项。胜任动机主要是指幼儿主动尝试、愿意参与学习或游戏活动的行为倾向,共11个题项。专注力主要是指幼儿能够较长时间地投入活动,克服干扰,坚持完成任务,共6个题项。量表采用三点计分法,“1=很少出现”“2=偶尔出现”“3=经常出现”。分数越高,表明幼儿学习品质水平越高。总量表的内部一致性α系数为0.86,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专注力三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α系数分别为0.74、0.75、0.83,表明量表信度良好,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 总量表的KMO值为0.84,Bartlett球形度检验=0.000,达到显著性水平,表明量表结构效度良好。

    2.幼儿模式能力测查

    模式能力具有从重复性到创造性的发展轨迹,即从注意到相似元素的模式重复,识别元素的序列并进行预测的模式扩展,到掌握模式元素的关系后创造自己的模式。〔9〕本研究在借鉴已有研究的基础上,为了尽可能地收集幼儿在不同模式任务中的表现,采用线上测查的形式考察幼儿的模式能力。研究者将测查链接发到幼儿家长手机,要求幼儿完成链接中的测查任务。测查采用颜色、形状、物品等不同的符号考察幼儿模式复制、模式拓展、模式创造三方面的能力。每个维度有4项测查内容,共计12项测查内容。模式复制能力是指幼儿识别、预测重复序列的能力,如根据“三角形-正方形-三角形-正方形”的规律预测接下来的图案仍是“三角形-正方形-三角形-正方形”(见图1)。模式拓展能力是指幼儿认识、预测递增和递减趋势的能力,如根据“苹果-梨-苹果-梨-梨-苹果-梨-梨-梨”的规律预测接下来的图案是“苹果-梨-梨-梨-梨”(见图2)。模式创造能力是指幼儿能够识别稳定的元素及其规律,并创造新的、更复杂模式的能力,如根据“棒棒糖-蛋糕-棒棒糖-饼干-棒棒糖-冰淇淋”的规律预测接下来的图案是“棒棒糖-水果糖-棒棒糖-巧克力”(见图3)。幼儿回答正确计1分,回答错误计0分,满分为12分。测查内容总体内部一致性α系数为0.86,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三个维度的内部一致性α系数分别为0.75、0.66、0.76,信度较好。

    请仔细观察下列图案,选出接下来会继续出现的图案:

    请仔细观察下列图案,选出接下来会继续出现的图案:

    请仔细观察下列图案,选出接下来会继续出现的图案:

    (三)研究过程

    本研究以在线调查的方式展开,由幼儿家长填写《学前儿童学习行为量表》,由幼儿在线完成模式能力测查。本研究共发放323份问卷,剔除无效问卷后,共回收有效问卷298份,回收率为92.26%。调查期间,研究者及时收集幼儿家长和幼儿的反馈,以获得真实、有效的数据。

    (四)数据处理

    本研究运用SPSS22.0软件进行数据处理和分析。

    二、研究结果与分析

    (一)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总体情况

    由表1可知,幼儿学习品质总分高于中间值2,表明5~6岁幼儿学习品质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其中,学习策略维度得分最高,专注力维度得分最低。

    由表2可知,幼儿模式能力总分高于中间值6,表明5~6岁幼儿模式能力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其中,模式复制能力得分最高,模式拓展能力得分最低。

    (二)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相关分析

    由表3可知,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总体呈显著正相关。学习品质与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均呈显著正相关。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专注力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的相关性不显著。因此,在下一步学习品质对模式能力的回归分析中,只纳入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两个变量。

    (三)5~6岁幼儿学习品质对模式能力的回归分析

    为进一步了解5~6岁幼儿学习品质与模式能力的关系,本研究在相关分析结果的基础上,以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为自变量,以模式能力为因变量进行線性回归分析。由表4可知,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与模式能力的多元相关系数R为0.326,调整后R2为0.100,表示学习策略和胜任动机共同可解释模式能力10%的变异量。学习策略、胜任动机的标准化回归系数均为正数,表示两个自变量对模式能力的影响均为正向。其中,学习策略的标准化系数相对较大(β=0.253),说明学习策略对模式能力的预测力较强。

    为进一步探讨学习品质对模式能力各维度的影响,本研究以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为自变量,以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为因变量进行逐步回归分析。由表5可知,在对模式复制能力的预测中,胜任动机、学习策略进入到回归方程中,且均存在显著预测作用,共同解释模式复制能力9.4%的变异量。其中,胜任动机的解释变异量为7.2%,学习策略的解释变异量为2.2%,表明胜任动机对模式复制能力的预测力更强。在对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的预测中,只有学习策略进入回归方程。学习策略对模式拓展能力的预测力为8.3%,对模式创造能力的预测力为6.3%。可见,学习策略对模式能力三个维度均有显著正向预测作用,对模式拓展能力的预测力最强,对模式复制能力的预测力最弱。

    三、讨论

    (一)5~6岁幼儿学习品质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本研究发现,5~6岁幼儿学习品质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学习策略维度得分最高,专注力维度得分最低。这与张莉、胡碧颖等人的研究结果一致。〔10,11〕5~6岁幼儿处于具体形象思维到逻辑抽象思维的过渡期,不仅对事物的表面现象感兴趣,反复探索其中的规律,而且能有意识地计划活动目标、行动过程,更加灵活地搜集和应用多种策略解决问题。专注力维度得分最低,可能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5~6岁幼儿有意注意逐渐增强,倾向于自主选择感兴趣的任务,因此容易受活动设计、操作任务和材料等外界因素的影响。缺乏趣味性和挑战性、不熟悉的活动等都会影响幼儿注意的范围和专注力投入的时间。

    (二)5~6岁幼儿模式能力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本研究发现,5~6岁幼儿模式能力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模式复制能力得分最高,模式拓展能力得分最低。这与已有研究结果一致。〔12,13〕模式有两个核心元素。一是稳定性,即模式中的要素在每次重复中保持不变。二是顺序,即一旦建立模式就将决定下一个元素的序列。〔14〕5~6岁幼儿基本学会了识别重复性模式要素,理解模式的稳定性,能根据重复出现的元素预测下一个模式,但在模式拓展、模式创造上的表现较弱。这可能是因为模式拓展、模式创造的任务难度较大,幼儿需要根据模式元素的数量关系、形状特征等规律进行推理,并在认识规律的基础上进行推断、预测,形成模式结构中部分和整体的概念,对认知水平的要求更高。

    (三)学习策略、胜任动机对模式能力具有显著正向预测作用

    本研究发现,5~6岁幼儿的学习策略、胜任动机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这与已有研究结果一致。〔15〕对模式的好奇和求知欲是幼儿探究模式的内在驱动力。本研究发现,学习策略对模式能力的预测力较强。已有研究表明,幼儿独立收集和组织有关信息,灵活解决面临的问题,善于自我调节和自我控制等学习策略,对早期数学能力的预测力较强。〔16〕学习策略为模式能力的发展提供了支架,丰富灵活的学习策略使幼儿能够通过多种感觉器官和方式来探究模式,从多种角度去比较模式元素的增减、多少、异同。积极、主动的胜任动机可以帮助幼儿敏感地察觉到日常生活和游戏中的模式,激发幼儿对模式元素规律及其变化的好奇心和兴趣,使其愿意进一步参与和投入到复制、拓展、创造模式的活动中去。

    本研究发现,专注力与模式能力及其各维度的相关性不显著。这与已有研究结果不完全一致。〔17〕不一致的原因可能在于幼儿的专注力易受外界环境的影响。5~6岁幼儿基本能记住、回忆、复现一种模式,对模式要素的增减和新的排列规律更感兴趣。在面临模式的识别和预测时,注意到模式是投入的前提,但专心地操作模式需要幼儿掌握模式的序列并具备一定的策略,因而更可能受到思维灵活性、抑制控制等认知能力的影响。

    (四)学习策略、胜任动机对模式能力各维度的影响路径不同

    本研究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学习策略、胜任动机对模式能力各维度的预测力不太一致。胜任动机对模式复制能力有显著正向影响,对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的预测作用不显著。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重复是幼儿常见的行为(韩映虹、刘晨等,2016)。幼儿通过反复操作和比较抓住模式的共性元素,初步形成模式的抽象概念。幼儿对重复元素、排列组合顺序有自发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能够敏感地察觉到重复或循环的属性,激发强烈的兴趣和主动的学习动机,投入模式复制活动。二是5岁左右的幼儿已基本具备模式复制能力,但较难综合运用数概念、空间和形状认知等辨识并预测模式结构的变化。〔18〕模式能力的发展是从简单到复杂、从易到难的过程,幼儿在模式拓展、模式创造等难度较高的任务中需要更丰富的学习策略、认知技能及数学知识。

    本研究发现,学习策略对模式复制能力、模式拓展能力、模式创造能力的预测作用均达到显著水平,且对模式拓展能力的预测力最强,对模式复制能力的预测力最弱。这主要是因为复制属于重复性模式,而拓展、创造属于发展性模式,需要幼儿多方面比较元素的异同,从颜色、图案、形状等表象中识别出模式元素的变化规律,进行抽象概括、推理和判断,对幼儿学习策略和认知技能的要求更高。5~6岁幼儿处于前概念思维向运算思维过渡的阶段,从不会分类到学会根据物体的感知特点和情境来初步分类。〔19〕该年龄段的幼儿大致能从实物现象中辨识出实质不变的核心单元。不过,对幼儿来说,结合具体事物对比差异、发现共性、推断细节、预测判断、重新组合的任务较难。在模式拓展、模式创造的过程中,幼儿需要有意识地控制目标方向、分配资源、调节情绪等,不断尝试,灵活解决问题。当然,学习策略对模式复制能力也有正向影响,独立、灵活的学习策略有助于幼儿熟练运用多种符号表征同一个模式的核心单元,促使幼儿在模式复制任务中有较好的表现。

    四、教育建议

    (一)积极挖掘生活中的模式元素,引导幼儿探究和操作模式

    模式元素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幼儿园教师和幼儿家长在日常生活中应当积极挖掘各种各样的模式元素,如色系、形状等,在“找不同”“猜规律”“填空白”等游戏活动中激发幼儿对模式的好奇心和兴趣,引导幼儿主动发现模式、探究模式,鼓励幼儿专注于探究模式核心单元的相似性或增减规律,并在幼儿遇到比较、概括、预测等问题时给予适时反馈和帮助。对于5~6岁幼儿来说,模式拓展和模式创造任務的递增、递减、变异等规律是一个难点。幼儿园教师和幼儿家长应当善于观察和引导幼儿对发展性模式的兴趣,鼓励幼儿综合运用实物表征、空间认知、数量推理等数学经验来认识模式的内在结构,识别模式元素之间的关系,巩固对模式概念的认识,从而不断提升幼儿的模式能力。

    (二)开展多元表征的游戏活动,发展幼儿模式复制和迁移能力

    幼儿对重复、循环的模式越感兴趣,越愿意投入和参与模式复制活动。幼儿园可以通过开展多元表征的游戏活动来维系和增强幼儿的胜任动机,支持幼儿通过不同的表征方式去呈现、体验同一种模式,发展幼儿的模式复制和迁移能力。例如,可以有意识地引导幼儿观察生活中的窗户、瓷砖等,探索ABAB、ABBABB、AABAAB等不同类型的重复性模式,逐步把握模式稳定性的关键特征。幼儿园教师和幼儿家长还可以通过“猜猜哪里不对劲”“你挡我画”等有一定挑战性的游戏,激发幼儿的兴趣,帮助幼儿掌握复制模式的技能,促使幼儿理解和综合应用模式的重复性、稳定性原则。

    (三)关注幼儿解决问题的过程,鼓励幼儿拓展和创造模式

    幼儿拓展、创造模式需要具备数量关系、空间形状、逻辑推理等方面的基础。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幼儿能够努力调动已有经验来解决问题,反思和比较所操作的模式元素,有意识地分配和调整模式材料的安排,从而切实地经历模式拓展和创造的学习过程,收获一定的学习经验,掌握一定的学习策略。当幼儿在反复试误、延伸模式时,幼儿园教师应当积极关注幼儿解决问题的过程,给予幼儿充足的时间和独立探索的机会,鼓励幼儿思考和总结模式增减、变化的规律,通过开放式的提问和反馈来引导幼儿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模式的概念,从而鼓励幼儿拓展和创造模式,不断提升模式能力。

    参考文献:

    〔1〕RAZZA R,MARTIN A,BROOKS-GUNN J.Are approaches to learning in kindergarten associated with academic and social competence similarly〔J〕.Child & Youth Care Forum,2015,(6):757-776.

    〔2〕VITIELLO V E,GREENFIELD D B,MUNIS P,et al.Cognitive flexibility,approaches to learning,and academic school readiness in head start preschool children〔J〕.Early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2011,(3):388-410.

    〔3〕〔10〕〔16〕张莉,周兢.学前儿童学习品质发展及其对早期语言和数学能力的预测作用〔J〕.全球教育展望,2018,(5):113-128.

    〔4〕〔17〕徐晶晶,李正清,周欣.学习品质对5~6岁儿童早期数学能力的影响研究〔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2016,681/682(1/2):69-75.

    〔5〕〔9〕〔12〕林泳海,周葱葱.3.5~6.5岁儿童式样认知发展的实验研究〔J〕.心理学探新,2003,(1):33-36.

    〔6〕RITTLE-JOHNSON B,ZIPPERT E L,BOICE K L.The roles of patterning and spatial skills in early mathematics development〔J〕.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2019,(46):166-178.

    〔7〕MCDERMOTT P A,RIKOON S H,WATERMAN C,et al.The preschool learning behaviors scale:Dimensionality and external validity in head start〔J〕.School Psychology Review,2012,(1):66-81.

    〔8〕WU Z L,HU B Y,FAN X T.Cross-cultural validity of preschool learning behavior scale (PLBS) in Chinese cultural context〔J〕. Journal of Psychoeducational Assessment,2019,(1):125-130.

    〔11〕HU B Y,TEO T,NIE Y Y,et al.Classroom quality and Chinese preschool childrens approaches to learning〔J〕.Learn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17,54:51-59.

    〔13〕魏勇刚,尹荣,庞丽娟.儿童模式认知的推理机制〔J〕.心理科学,2010,(3):649-650.

    〔14〕爱泼斯坦.数学:关键发展指标与支持性教学策略〔M〕.霍力岩,王冰虹,杜宝杰,等,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8:139.

    〔15〕JOZSA K,BARRETT K C.Affective and social mastery motivation in preschool as predictors of early school success:A longitudinal study〔J〕.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2018,(45):81-92.

    〔18〕CLEMENTS D H,SARAMA J,DIBIASE A M.Engaging young children in mathematics:Standards for early childhood mathematics education〔M〕.Mahwah: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2004:358.

    〔19〕陈帼眉.学前心理学(第2版)〔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5:259.